中文域名:西藏社科院.中国   西藏社会科学院.中国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民族研究->民族历史->内容

1923年九世班禅出走内地事件检讨

日期:2010年08月16日19:12 点击数:

问题的解决

问题要得到解决,取决于两个方面的问题,第一是班禅回藏的方式问题,九世班禅终不得返包括其灵柩送回扎寺问题上一再拖延,关键一点就是噶厦方面不愿中央方面派员进藏,这一点说到底亦即西藏企图独立的另一层考虑:防止中央对西藏的任何与军事有关的介入;第二为恢复扎寺的“固有职权”问题。其中任何一点得不到双方认可的解决,问题就始终存在。

北洋军阀政府、国民政府统治时期,内战不断,“国本飘摇,愿无由偿”。而且,在帝国主义势力的影响下,西藏地方政府的独立梦想始终不灭,在这一事件的背后,隐含着噶厦试图联络后藏扎寺力量一致图谋独立的想法【注:参见,驻藏办事处处长孔庆宗1942年5月17日电文:噶厦官员在班禅转世问题上表示,“前后藏之事,应自商妥善解决。班禅佛转世,勿任他人干预。”“由此推知,西藏当局意见,似在规避中央”。1949年5月15日喜饶嘉措给蒙藏委员会电文:“至究其(班禅进藏)迟滞原因,乃系藏中一二不肖为遂其自私自利,因借真身待办为词,达其拒绝政府之实。”见《九世班禅圆寂致祭和十世班禅转世档案选编》第216、353页。】。客观地说,这一事件间接地牵制了噶厦的行动。所以,和平解放西藏所提出“驱逐帝国主义势力出西藏”的原则,也就成了问题解决的一个先决条件。

其关系的恢复直到西藏和平解放时期才有可能。西藏地方政府和谈代表1951年4月到北京时,班禅一行也从青海到了北京。阿沛•阿旺晋美后来回忆说,和谈期间,他向出走到亚东观望的达赖和“哑东噶厦”请示,建议承认班禅的身份,当时扎寺的代表也到了亚东拜见达赖,他的建议得到了采纳,并最终在“十七条协议”中得到确认,协议之第五、六条规定:“班禅额尔德尼的固有地位及职权,应予维持。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的固有地位及职权,系指十三世达赖喇嘛与九世班禅额尔德尼彼此和好相处时的地位及职权。”

1952年4月28日十世班禅到达拉萨,在拉萨停留了43天,此前(4月15日—26日)达赖方面派阿沛•阿旺晋美、堪仲绒朗色、孜本朗色林•班觉晋美等3人与班禅方面先期到达拉萨的扎萨詹东•计晋美等4人,举行恢复“班禅固有地位与职权”的谈判。6月16日(藏历水龙年四月二十三日)双方签订《西藏地方政府与扎什伦布寺拉让谈判备忘录》,以藏历第十五饶迥火鸡年(1897年,清光绪二十三年)正月为双方和好的年限。其时,十三世达赖二十一岁,九世班禅十四岁。噶厦与札什伦布的日常政教事务,均受驻藏大臣的监督。

关于九世班禅离藏后被噶厦接管的宗谿问题,“备忘录”规定全部归还班禅方面,指令有关人员办理移交;达赖派驻札什伦布寺的札萨喇嘛,噶厦派驻札什伦布寺所属各宗、各谿卡的官员,一律撤回,其职权交给班禅及堪布会议厅接管。双方有争议的谿卡,由双方共同调查,依照历史文件确定归属。噶厦方面说,昂仁宗境内的艾宁噶尔谿是“政府一家俗官凭以服任官职之基本庄园”,“无法归给喇章”;“住仓谿全部有待查明”;“昂仁居雍日切加桑谿、昂仁堪布法谿、达木喇嘛地区可归还扎寺管理”,扎寺夏则、郭日扎仓之“曲谿”夏疆塞巴等地区“不是政府接收”,须共同复查后再说。

在免除与减少札什伦布寺所属差巴的赋税与乌拉问题上,噶厦提出“水猪、火蛇年布告可作废或免于执行”而以水牛年达赖颁的决定为准。总计拉让应负担青稞32965.5克,藏银3872.8两,酥油2520克,“业经早已减免在案,”“今后常设军队粮饷开支四分之一等,则不得不提出请拉让负担”,遇外敌入侵,仍应按拉让属区面积与收入均摊负担等。关于札什伦布应负担全藏四分之一的军粮问题,班禅方面认为那是火鸡年以后增派的,应予免除;达赖方面则强调那是为了抗击英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而增加的,属于国防费用的性质。今后西藏全区仍有巩固国防的任务,不论是达赖方面的差巴,或是班禅方面的差巴,均应承担一定的巩固国防的义务,不能免除。巩固国防的负担由达赖一个方面承担是不公平合理的。为解决这一问题,中央代表张经武根据中央指示说明,以后西藏地方巩固国防的任务,由驻藏人民解放军负责。有强敌压境时,按旧规办理,除此之外,常年军需粮饷,可以悉数免缴。根据这个原则,班禅方面负担的1/4军粮,也免除了。最后备忘录规定,“关于军用粮饷之负担问题,有关巩固国防的事宜,现由中央负责,故常年缴纳之军用粮食及款项,从今年起悉数予以蠲免。”

关于沿途差事,备忘录规定,双方商定将藏历火蛇年(1918年)噶厦的布告及水猪年(1923年)达赖的布告,予以废除,班禅属民不予遵行。按照藏历水牛年(1913年)达赖的布告执行。

关于金税及诉讼罚款问题,备忘录规定,将哲蚌寺原属班禅的拉孜、昂仁、彭措林三地区所收的黄金税,从本年起由扎寺拉让征收。班禅属民及其他方面人民,因诉讼而纳之罚款,其应归扎寺拉让者,可依旧让归扎寺拉让。

至此,班禅恢复固有地位与职权的问题得到初步解决。

1952年6月23日班禅回到札什伦布寺,自1923年九世出走到经历了29个年头。牙含章护送班禅返回日喀则后,用了半年多的时间帮助班禅恢复其固有地位和职权。工作进行是比较顺利的,达赖方面所占的主要宗谿,归还给了班禅方面,由班禅派官员管理。

但这次解决只是初步的,还有税收及个别谿卡归属问题还未明确。真正的焦点还在双方的政治地位问题上。毛泽东曾对双方提出了这样的要求:“要达到西藏内部的真正团结,必须以互相信任、互相尊重、互相谅解、互相帮助的精神,来彻底处理未解决的问题。”

1954至1955年达赖与班禅在京出席全国人大会议期间,对于未解决的问题还进行了一次重要的处理。西藏地方政府派阿沛和柳霞•土登塔巴与班禅堪布会议厅代表詹东•计晋美、德伦•次仁班觉就噶厦与堪布会议厅委员会的关系进行具体协商处理,最后形成了《西藏地方政府和班禅堪布会议厅委员会之间关于历史和悬案问题的谈判达成的协议》,并报请国务院1955年3月9日第七次会议批准。1952年所谈未解决的一些具体问题得到了双方认可的解决。

1955年3月9日班禅堪厅委员会主任詹东•计晋美在国务院全体会议第七次会议上的报告【注:见西藏自治区党史办公室编,中国藏学出版社1998年12月出版的《周恩来与西藏》一书第59-62页。】中,就班禅返藏后与噶厦的关系的进展做了说明,“开始了协商,由互通信件,到互派代表,直接谈判的形式,解决了不少的问题,例如:火鸡年为和好界限问题,乌拉差事问题,全年军费问题,诉讼罚款问题,金税问题等。”对于这一次在中央的帮助下,双方很圆满地达成协议是满意的;存在的缺点之一是在团结方面:“在西藏内部问题上,缺乏互相信任,互相尊重,互相让步,互相帮助的精神,因而或多或少产生了一些问题。”

此后,双方仍然存在一些矛盾和摩擦,毛泽东主席在1957年8月18日给达赖的信中还提到:“西藏地方政府和堪厅间的关系问题,希望都能从团结愿望出发,双方好好协商加以解决。”【注:见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等编,中央文献出版社、中国藏学出版社2001年5月出版的《毛泽东西藏工作文选》第162页。】问题的真正解决到了1959年之后。

九世班禅滞留内地时,成立有“班禅行辕”的办事机构,后改为班禅堪布会议厅。1953年3月堪厅报请政务院批准任命了2名主任、3名副主任、17名四品以上的关于为委员,组成堪布会议厅委员会;詹东•计晋美、拉敏•益西楚臣任主任。该委员会受政务院领导。

1961年7月9日国务院同意堪厅委员会结束其工作的报告。如十世班禅所言:“在毛主席英明领导下,完成了三十年来谁也不能解决,谁也没有办法解决的西藏(内部团结)问题”。
 


最新更新

热点排行

最新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