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西藏社科院.中国   西藏社会科学院.中国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国外藏学->内容

专访:杜永彬谈西方对西藏的误读

日期:2010年01月28日10:15 点击数:


    主持人:杜老师,您好。
    杜永彬:您好,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杜教授先后在中国藏学研究中心《中国藏学》杂志社、中国藏学出版社、历史宗教研究所、历史研究所以及当代研究所工作,多次进入西藏和其他藏区进行实地考察,先后七次应邀赴美国哈佛大学等学术机构参加有关西藏的学术研讨会,并对美国的大部分涉藏机构和藏传佛教修行中心进行过专门的学术考察,曾担任美国"东西方中心"高级研究员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访问学者。杜教授,请您和网友们先说几句吧。
    杜永彬:非常高兴和大家见面,这是我第一次到新华网来谈大家关心的西藏。以前我曾经在中央电视台的央视国际谈过西藏的文化,当时很多网友跟我有过良好的互动,大家也激起了一些思想火花,希望今天也能跟大家产生一些共鸣。
     民主改革让西藏从封闭走向开放,从传统走向现代

     主持人:今年3月,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发表了首份《西藏经济社会发展报告》。根据您对西藏历史的研究,您怎样看待这份告?
      杜永彬:这是第一次以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的名义发布报告。我们藏学中心有5个所,历史研究所、宗教研究所、社会经济研究所、当代研究所、藏医药研究所。我对社会经济没有专门的研究,但是我们经常到西藏做实地考察,经常做藏学研究,我研究当代西藏,尤其是国外的涉藏问题,我觉得这份报告的发表非常及时,不仅具有现实意义,也有学术价值。 
    我认为西藏50年来的巨大变化,就是从封闭的社会走向开放的社会,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变化,尤其是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改革开放带动了西藏的开放,这是一个变化;另外一个变化是,西藏从传统的社会走向了现代社会,这个也是非常了不起的变化。
    网友如果有兴趣,可以去看看这个报告,50年中国西藏取得的经济社会方面的成就可以充分证明这两个变化:从封闭走向开放,从传统走向现代。当然,这两大变化所产生的巨大影响就是西藏综合实力的提高和竞争力的增强。可以说,在旧西藏,政教合一的封建奴隶社会经济总量很小,没有什么竞争力,更没有较强的综合实力。
    这50年,随着西藏社会从封闭走向开放、从传统走向现代,老百姓的生活质量得到了极大提高。当然,这两大变化的发生,主要是中国共产党的西藏政策以及西藏人民、藏族同胞的辛勤劳动的结果。最终结果就是老百姓得到了实惠,老百姓的生活质量得到了极大提高。
    西方人的西藏观可以分成四个层面
   
    主持人:前不久您在美国的《侨报》上发表了题为《西方对西藏的五大误读和缘由》的文章。您对西方误解西藏的种种表现和相关原因进行了深刻分析,您写这篇文章的初衷是什么?
    杜永彬:我研究当代西藏,我的学术研究定位就是20世纪以来的西藏,这不仅包括西藏和其他藏区,也包括国外的涉藏问题。比如说,我们要研究20世纪以来的藏传佛教,如果只了解中国藏区的藏传佛教,而不了解藏传佛教在国外的传播,那显然是不全面的。
    从2000年开始,我的研究兴趣转向了国外涉藏问题。其中一个重点的研究领域就是西方人的西藏观。我觉得西方人的西藏观,即对西藏的认识和对西藏问题的态度都存在很多误区和误读。尤其是去年3·14事件以来,(看到了)西方关于西藏的歪曲报道和一些西方学者对西藏的一些不全面观点。出于学术兴趣和对现实问题的分析和思考,我写了西方对西藏的误读这篇文章。

    主持人:您曾经到访过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德国和意大利等国家,与当地藏学专家、政府官员和普通民众都有很多接触,他们哪些观点给您留下了深刻印象?
    杜永彬:我在研究西方人的西藏观的过程中,发现西方人的西藏观可以分成几个层面:一是学者的西藏观,就是西方学者怎么研究和认识西藏的;二是官员的西藏观,西方官员、西方政界是怎么认识西藏的,他们对西藏问题的态度是怎么样的;三是一般老百姓是怎么看待西藏的,包括一些学生、商人、对西藏一无所知的人对西藏印象是什么样的;四是西方传媒是怎么反映西藏的。
    我7次到美国,在美国进行学术交流和实地考察的时候,跟学者、官员、学生、传媒、非政府组织都有过一些接触。如果从学术层面来讲,西方学者的西藏观里面,主流是"学术藏学""学术藏学"研究领域的学者还是比较客观公正的;还有一些从事"政治藏学"的学者,他们的西藏观很大程度上是支持西藏独立的。
    官员的西藏观具有两面性,比如美国的年度国别人权报告,都公开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但是一些官员的言谈举止,以及他们在和流亡藏人、包括和达赖喇嘛接触的时候,又流露出"藏独"观点,其言论和行为是不一致的,公开和非公开的言行也是不一致的。西方传媒对西藏的报道很多是歪曲的、负面的,但是也有一些报道是比较客观公正的。

    主持人:今年2月份,国务院新闻办和外交部联合组织了中外记者团赴西藏进行了为期4天的实地采访,很多记者对西藏民族改革50年来取得的成就表示赞叹。
    杜永彬:西方记者到了西藏,了解了真实情况,也会做一些真实报道。
西方媒体的歪曲报道源自对西藏的认识渠道有限

    主持人:现在世界各国都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但是在民间活跃着一些群体或个人,他们对西藏知之甚少甚至一无所知,但是他们却对西藏独立表现出同情和支持,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杜永彬:西方的民众并不都是支持"藏独"或流亡藏人的分裂活动,他们大部分对西藏一无所知,但是有些人对西藏还是有一些认识。
    当然,他们了解的西藏,主要来自早年西方的传教士、探险家和学者对西藏的描述,如哈雷的《西藏七年》、大卫尼尔关于西藏的一些作品等,尤其是藏学家关于西藏的一些出版物,这实际上是间接的了解,这是一个渠道;第二个渠道,是流亡藏人的宣传,他们觉得自己了解西藏,西方人通过他们了解的西藏,但是流亡藏人对西藏的了解也是不同的,第一代对西藏是了解的,第二代、第三代几乎都没有到过西藏,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在印度或欧美国家出生的,这些人讲的西藏,完全是根据自己的印象或者是从一些间接渠道知道的西藏,加上歪曲的宣传,所以他们的西藏观误导了许多西方人;第三个渠道,是西方传媒关于西藏的报道和炒作,要么带着意识形态眼光,要么带着冷战思维,大多是负面的。显然,通过这些间接的渠道了解的西藏,是不真实的,甚至是歪曲的,当然会误导西方民众,这是一个方面。
    另一个方面,西方人对中国藏学专家或媒体通过第一手材料、第一渠道得到的有关西藏的研究或报道知之甚少,我称之为信息不对称。一个客观原因是,中国传媒用汉文和藏文的报道很多,用英文报道还是比较少,而绝大多数西方民众又不懂汉文和藏文。中国藏学专家大多数不能用英文写作,他们关于西藏研究的成果翻译成英文的也非常少,这也影响了西方人对真实的西藏的了解和认识。
    此外,受一些西方传媒和政要的影响,尽管一些西方人能接触到中国传媒和中国学者关于西藏的报道和研究,即使是真实的,但是他们带着有色眼镜,也不相信(这个报道)。反而只相信流亡藏人或西方传媒的歪曲宣传和报道。在这种情况下,一些流亡藏人组织一些藏独活动或游行示威,一些西方人就会盲目参与。


最新更新

热点排行

最新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