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西藏社科院.中国   西藏社会科学院.中国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专题活动->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庆祝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内容

辉煌七十年 雪域著新篇

日期:2021年08月19日16:04 点击数:

—庆祝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

普布次仁 王少明

西藏和平解放70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下,古老的雪域高原经历了改天换地的社会变革与跨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新发展与新变化,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绩与历史性飞跃。回顾历史,我们纵情歌颂伟大的党、伟大的祖国,由衷感恩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感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无比优越性,感恩党的民族政策,感恩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西藏各族人民的特殊关心与关爱。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与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之际,我们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西藏工作的一系列重要论述,全面贯彻落实新时代党的治藏方略,同心协力、砥砺奋进,努力建设团结富裕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新西藏。

一、历史必然、战略决策、光明大道

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藏族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重要成员,西藏历史是全国各族人民共同书写的。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和原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在首都北京签订了西藏发展和进步历史上具有里程碑和划时代意义的《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西藏实现了和平解放。从此,西藏人民彻底摆脱了帝国主义的侵略和羁绊,与全国各族人民一道在伟大祖国大家庭里走上了团结、进步、文明、发展的光明大道。

西藏和平解放有效维护了国家统一,彻底粉碎了帝国主义势力企图把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的图谋,开辟了当代西藏社会发展进步的新时代。西藏各族军民同祖国人民一起共同谱写了近代以来保卫祖国、抵御外辱的壮丽史诗。19世纪中叶,英国控制印度之后,又步步紧逼,力图控制青藏高原。1888年和1903年英国先后两次武装侵入我国西藏。1907年8月31日,英、俄帝国签订了《英俄条约》,其中把中国在西藏的主权篡改为“宗主权”。1913年,英国策划召开了所谓的“西姆拉会议”,企图把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并进行了一系列所谓“西藏独立”的活动。20世纪40年代,帝国主义加快了与西藏亲帝分裂势力勾结的步伐,制造了诸如所谓“外交局”“亲善使团”“泛亚会议”“驱汉事件”等一系列事件,加紧实施分裂中国和中华民族的活动。1950年上半年,一批美国枪支弹药经由加尔各答进入西藏,用以对抗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藏。以上种种殖民与分裂行径,深刻表明西藏受西方帝国主义压迫之深、觊觎之久、牵绊之乱,如若不彻底把帝国主义赶出中国,西藏很有可能在西方帝国主义的干涉下分裂出去,这是包括藏族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华儿女所绝不能答应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当天,十世班禅致电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速发义师,解放西藏,驱逐帝国主义势力。1949年12月2日,原西藏摄政五世热振活佛的近侍益西楚臣到西宁,向人民解放军控诉帝国主义破坏西藏内部团结的罪行,请求迅速解放西藏。当时在西藏颇有声望的藏族学者喜饶嘉措也在西安发表谈话,谴责帝国主义策划拉萨当局进行所谓“独立”的阴谋。1950年初,藏族农牧民、青年、妇女和民主人士代表百余人在刚刚解放的兰州集会,要求解放西藏。与全国各兄弟民族一道获得彻底解放,是西藏历史发展的必然选择。

根据进藏交通状况和西藏的民族、宗教特点,毛泽东主席提出“政治解决优先”和解放西藏“不应操之过急”的基本方针,中央人民政府随后组织开展了大量的政治争取工作,先后多次派代表团或代表赴西藏进行劝和,争取实现西藏和平解放。1950年间,西南局和西北局先后四次派出代表或代表团赴西藏进行劝和,以争取十四世达赖喇嘛和西藏地方政府派出代表与中央人民政府谈判和平解放西藏的办法。2月1日,西北局派出藏族干部张竟成携带青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廖汉生致十四世达赖喇嘛和摄政达扎·阿旺松饶的书信等赴藏联络。3月底,在中共中央批准和西南局组织下,与西藏政教界有着良好关系的汉族高僧志清法师由成都启程赴藏。7月间,以塔尔寺当才活佛为团长的青海寺院赴藏劝和团从西宁出发。青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著名藏族学者喜饶嘉措向达赖喇嘛和藏族同胞发表广播讲话,呼吁西藏地方政府“迅速派遣全权代表赴京进行和平协商”。7月10日,西康省甘孜白利寺五世格达活佛一行十人从白利寺出发,踏上赴藏劝和征程。然而,这一系列劝和促谈活动,都受到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和西藏亲帝分裂分子的重重阻挠。

当时的西藏地方政府在帝国主义侵略势力的怂恿和西藏上层亲帝分裂势力的把持下,极力扩充藏军,并以其主力7个代本沿金沙江西岸陈兵于以昌都为中心的周围地区,妄图以武力抵抗人民解放军进军解放西藏。因此,人民解放军不可避免地打响了解放昌都的战役。10月6日起,人民解放军进藏部队从南北两线分别渡过金沙江执行解放昌都的任务。10月19日,昌都获得解放,五星红旗插上了雪域高原。随即成立了中共昌都工作委员会和昌都军事管理委员会。在此基础上,昌都地区第一次人民代表会议召开,选举产生了昌都地区人民解放委员会。昌都战役的胜利使西藏地方政府中的爱国进步力量进一步增强,西藏地方政局朝着有利于和平解放的趋势发展。

1951年2月,原西藏地方政府决定正式派出代表到北京同中央人民政府和谈。4月29日,中央人民政府和原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的谈判正式开始。双方在经过认真协商和充分讨论的基础上,于5月23日在北京签订了《十七条协议》,宣告西藏和平解放。西藏和平解放,改变了西藏各族人民的命运,从此,西藏各族人民走上了团结、进步、发展、繁荣的康庄大道,揭开了当代西藏历史发展的新纪元。

西藏和平解放,为推翻西藏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创造了条件,开辟了西藏社会制度伟大跨越的崭新时代。没有西藏的和平解放,就不会有西藏的民主改革,更不会有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新西藏的今天。众所周知,旧西藏长期实行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旧西藏法律将人分为三等九级,明确规定人在法律上的不平等地位,农奴的人权被农奴主阶级所剥夺。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的残酷压迫和剥削,严重窒息了社会的生机和活力,使西藏长期处于停滞状态。直到20世纪中叶,西藏社会仍然处于极度封闭落后的状态,生产力水平和整个社会的发展水平极其低下,广大农奴饥寒交迫,生存维艰,因饥寒贫病而死者不计其数。和平解放、实行民主改革、废除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是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必然要求,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革命的重要任务,更是西藏社会发展的唯一出路和广大西藏人民的迫切愿望。1959年,中央人民政府在西藏适时实行民主改革,废除了极端腐朽、黑暗的封建农奴制度,完成了西藏历史上划时代的伟大变革。通过民主改革,西藏社会实现了由封建农奴制度向社会主义制度的历史性飞跃,西藏发展实现了由贫穷落后向文明进步的伟大跨越。

二、改天换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

西藏和平解放以来,在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历经民主改革、自治区成立、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各项事业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社会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各族群众的命运发生了深刻的改变。2021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西藏工作时指出,西藏和平解放70年来,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在全国人民大力支持下,西藏各族干部群众艰苦奋斗、顽强拼搏,社会制度实现历史性跨越,经济社会实现全面发展,人民生活极大改善,城乡面貌今非昔比。实践证明,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也就没有新西藏,党中央关于西藏工作的方针政策是完全正确的。

西藏和平解放和民主改革,向世人庄严宣告了新西藏改天换地历史的开始。民主改革之前的旧西藏是一个比欧洲中世纪还要落后、黑暗的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社会。占人口5%的官家、贵族、寺庙上层僧侣三大领主及其代理人占有西藏的全部耕地、牧场、森林、山川、河流和大部分牲畜,而占人口95%的农奴和奴隶没有生产资料和人身自由。广大农奴和奴隶不仅遭受着沉重的赋税、乌拉差役和高利贷的剥削,而且遭受着世所罕见的残酷的政治压迫和刑罚,挣扎在死亡线上,改革西藏社会制度是西藏社会发展的必然要求和西藏人民的迫切愿望。但是西藏上层反动集团为了维护农奴主阶级的既得利益和特权,根本反对改革,企图永远保持封建农奴制,为此,他们蓄意违反《十七条协议》,策划了一系列分裂祖国的活动,直至1959年发动全面武装叛乱。为了维护国家统一和西藏人民的根本利益,中央人民政府采取果断措施,与西藏人民一道坚决平息了叛乱,并在西藏进行了一场彻底摧毁封建农奴制度的民主改革运动。民主改革废除了政教合一制度,实现了政教分离;废除了生产资料的封建领主所有制,确立了农牧民个体所有制;废除了对三大领主的人身依附,使农奴和奴隶获得人身自由。民主改革是西藏社会进步和人权发展史上划时代的重大变革,使西藏百万农奴和奴隶在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各方面实现了翻身解放,成为社会主义新中国的主人,有效地促进了西藏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为西藏的现代化发展开辟了道路。

1961年,西藏各地开始实行普选,昔日的农奴和奴隶第一次获得了当家作主的民主权利,选举产生了西藏各级权力机关和政权,一大批翻身农奴和奴隶担任了各级领导职务。1965年9月,西藏自治区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拉萨开幕,西藏自治区及其人民政府宣告成立。西藏自治区的成立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实行,为西藏在国家的特殊支持和资助下,根据本地区特点实现与全国共同发展进步提供了制度保证。西藏的民主改革,向世界庄严宣告,在西藏实现了各民族平等、团结、互助和共同发展繁荣。

西藏翻天覆地的历史巨变,向世人庄严宣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具有无比优越性。社会主义是各民族共同发展、共同繁荣的道路,是西藏社会发展、民族进步的根本之路。西藏和平解放以前,由于落后的社会制度和生产关系严重束缚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占人口95%的农奴和奴隶遭受着封建农奴主的残酷压迫和剥削,过着暗无天日的悲惨生活。1951年,西藏地区生产总值仅为1.29亿元,1959年为1.74亿元。西藏和平解放后,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等待了8年的广大农奴和奴隶积极参加平叛斗争和民主改革,砸烂脖子上的锁链,实现了从三大领主的农奴到国家的主人的历史转变,翻身获得解放。在民主改革和发展经济的基础上,广大农牧区又进行了社会主义改造,走上了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1961年1月23日,毛泽东主席在同十世班禅的谈话中指出,“西藏社会制度经过改革,从封建农奴制变成了农牧民个体所有制,要安定一个时期。现在只搞互助组,不搞合作社,发展生产,使农牧民安定下来,生活得到改善。”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我们党坚持把发展经济、改善各族人民生活作为治藏的中心任务和根本目标。1980年3月14日至15日,以邓小平同志为主要代表的党中央领导集体召开了第一次西藏工作座谈会。4月7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转发〈西藏工作座谈会纪要〉的通知》。《通知》指出,要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从西藏实际情况出发,千方百计发展国民经济,提高各族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和文化科学水平,建设边疆,巩固国防,有计划有步骤地使西藏兴旺发达、繁荣富裕起来。这是中央第一次提出建设团结、富裕、文明的社会主义新西藏的战略奋斗目标。1982年底,西藏全区已有99%的生产队建立了多种形式的生产责任制,其中实行包产到户的队占总队的82%。改革开放后,党中央愈加重视西藏工作,深情关怀西藏各族人民。1982年、1994年、2001年、2010年,中央先后召开第二次、三次、四次、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对西藏的发展和提高各族人民的生活水平,采取了一系列特殊的政策措施。西藏经历了改革开放时期的“一个转折点”和“两个里程碑”的发展时期。2000年起,中央开始实施兴边富民行动,对22个10万以下的人口较少民族采取特殊帮扶措施。2001年,中央正式实施《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把民族地区确定为重点扶持对象。同时,西藏整体被列入国家扶贫开发重点扶持范围。“十一五”期间(2006—2010年),西藏地区生产总值先后突破300亿元、400亿元、500亿元,2012年,全区生产总值突破700亿元,达到701亿元,年均增长8.5%;全区人均生产总值为2.29万亿元,自1994年以来连续19年实现两位数增长,年均增速12.7%。西藏的建设发展与改革开放,向全世界庄严宣告,社会主义制度具有无比优越性。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改变西藏,才能发展西藏,这是历史的结论,也是人民的共识。

西藏惊天动地的历史性变革和历史性飞跃,向世人庄严宣告,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一定能够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迎来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新时代,西藏在党的关怀下同样迎来美好明天。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西藏工作,深化对西藏工作的规律性认识,总结党领导人民治藏稳藏兴藏的成功经验,形成了新时代党的治藏方略,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坚持依法治藏、富民兴藏、长期建藏、凝聚人心、夯实基础的重要原则,坚持把改善民生、凝聚人心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专门召开两次西藏工作座谈会,连续5年召开深化对口援藏扶贫工作会议,开创了新时代西藏工作新局面。“十三五”期间,西藏基础设施更加完善,公路通车里程达11.7万公里,较“十二五”末增长50%。高等级公路通车里程达688公里,是“十二五”末的18倍。拉萨至林芝、贡嘎机场至泽当、日喀则机场高等级公路通车运行,那曲至拉萨、拉萨至日喀则机场、拉萨至泽当高等级公路加速推进。铁路运营里程达954公里,比“十二五”末增加了253公里。经济实力更加雄厚,青稞产量、牦牛出栏头数比“十二五”末分别增长12.2%、25.2%。产业结构更加优化,三次产业比例由“十二五”末的9∶32.8∶58.2调整为7.9∶42∶50.1,信息化指数从“十二五”末的63.3增长到75.8。社会保障全面发展,城乡居民养老金标准从每人每月140元提高到185元,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应保尽保,标准分别提高至每人每年10164元和4713元,各族人民享受了全面而特殊的社会保障体系。生态建设不断推进,深入实施重点区域生态公益林、防沙治沙等工程,全面实施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加强生物多样性保护,新发现珍稀野生动物5种,目前,陆生野生动物种类达1072种,黑颈鹤增至8000多只,藏羚羊突破20万只,西藏成为世界上生态环境最好的地区之一。2019年底,全区62.8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部脱贫,74个贫困县区全部摘帽,历史性消除了绝对贫困问题,目前已脱贫人口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1万元。作为全国贫困发生率最高、贫困程度最深、扶贫成本最高、脱贫难度最大的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在党的坚强领导和关心关怀下,西藏彻底消除了绝对贫困,为世界人权事业作出光辉典范。这些成绩使我们更加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三、抚今追昔、历久弥新、赓续前行

在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当今中国正处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时刻,我们要在新时代党的治藏方略指引下,抚今追昔、历久弥新、赓续前行。

抚今追昔,巍然前行,需要倍加坚持党的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中国共产党领导” 。这一重要结论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关于中国共产党历史地位的全新释义,深刻揭示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关系,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建设社会主义新西藏的理论逻辑、历史逻辑、实践逻辑有机统一的必然结论。

从理论维度来看,中国共产党是以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武装起来的伟大的无产阶级政党,在革命、建设、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实践中,把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具体实际相结合,不断开拓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形成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成果——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从历史维度来看,在中国共产党的团结带领下,经过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西藏实现了和平解放,开辟了社会历史发展的光明前景;经过民主改革,西藏确立起社会主义制度,实现了民族区域自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推进改革开放伟大事业,社会主义新西藏取得了改天换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的历史性成就和历史性飞跃。

从实践维度来看,在引领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历史征程中,中国共产党在历史选择和人民选择的合力下,日益成长为深受人民拥护信赖爱戴的社会主义新西藏的领导核心。从昨天走向今天,中国共产党是西藏实现政治安全、经济发展、文化复兴、社会稳定、生态良好、边境稳固的最大压舱石;从今天走向明天,中国共产党是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新西藏的最亮定盘星。历史和事实雄辩地证明: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社会主义新西藏,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建设和发展社会主义新西藏的根本政治保证,是西藏实现长治久安和高质量发展的前提,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社会主义新西藏事业的全面领导。

抚今追昔,巍然前行,需要倍加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近代政教合一封建农奴制度下的西藏,经济颓废、政治衰退、文化落后、制度腐朽、社会黑暗。和平解放尤其是民主改革彻底扫清了西藏社会发展障碍,经济上空前发展、政治上空前民主、文化上空前先进、制度上空前优越、社会建设空前加快,短短几年间,西藏发展成就超过历史总和。改革开放以来,为了帮助西藏更好更快发展,中央先后召开了七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从政策、资金、人才、项目等诸多方面给予了西藏特殊的关心、照顾和支持,实施了全方位对口援藏战略,形成了内涵丰富、体系完整的中国共产党治藏方略,推动西藏从长足发展走向高质量发展,从社会稳定走向长治久安,取得了经济更加繁荣、政治更加民主、文化更加兴盛、社会更加和谐、生态更加文明的巨大成就。可以说,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发展繁荣社会主义新西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砥砺奋进的经验总结,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建设社会主义新西藏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抚今追昔,巍然前行,需要倍加坚持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我国的基本政治制度,也是党和国家民族政策的源头。中国共产党在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指导下,着眼于统一多民族国家基本国情,长期以来各民族大杂居、小聚居的自然分布格局,人口、资源和经济文化不平衡发展的社会联系态势,近代以来在中华民族反帝反封建斗争中形成的政治认同等具体特点,作出了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重大决策,将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民族自治、国家统一的民族国家观变成了现实。这一制度有效统合了历史因素、现实因素、民族因素、区域因素以及政治因素、经济因素、文化因素、宗教因素的优势与资源,最大程度上发挥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促进了西藏各民族群众交往交流交融。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我们党成功解决民族发展问题的伟大创举,在我们党治边稳藏历程中充分彰显出强大的生机与活力,是做好西藏稳定、发展、生态、强边四件大事的基本制度保证。

抚今追昔,巍然前行,需要倍加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以人民为中心”的政治立场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和使命,是西藏工作的价值目标,是社会主义新西藏建设的根本价值取向。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是决定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根本力量。必须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隸本宗旨,把党的群众路线贯彻到治国理政全部活动之中,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依靠人民创造历史伟业。”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贯穿西藏和平解放70年来革命、建设、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全过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西藏要实现高质量发展,更加需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团结各族干部群众,发扬艰苦奋斗作风,坚持发展与环保并重,大力发展高原特色产业,突出精准扶贫,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加快教育事业发展,推动就业工程,增加城镇居民和农牧民收入,提升基本公共服务能力和水平,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以援藏促建藏,以富民促兴藏,实现西藏长治久安和高质量发展。

抚今追昔,巍然前行,需要倍加坚持维护祖国统一、加强民族团结这一中国共产党治藏方略的着眼点和着力点。西藏稳定关乎国家安全,西藏安全必须以维护国家统一、巩固国家安全作为价值导向。实现西藏安全稳定,关键在凝聚人心,基础在民族团结,要坚持把民族团结作为凝聚人心的重要抓手,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来统一思想认识,不断创新载体和方式,开展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活动,大力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爱国主义教育、反分裂斗争教育、新旧西藏对比教育和马克思主义国家观、历史观、民族观、文化观、宗教观教育,加强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推广普及,加强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不断增强各族人民对伟大祖国、中华民族、中华文化、中国共产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同,打牢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思想基础。全面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坚决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加强宗教事务管理,坚持藏传佛教中国化方向,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抚今追昔,巍然前行,需要倍加坚持中央关心、全国支援与西藏各族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相结合。对口支援西藏工作,是党中央、国务院从党和国家工作全局高度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是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充分体现,是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生动实践。对口支援西藏工作实施以来,承担对口支援任务的有关省市、中央部门和中央企业,从人力、物力、技术等方面全面开展对口支援西藏工作,促进了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支持了西藏经济社会发展,维护了国家统一和西藏社会稳定,加强了干部人才队伍建设。实践证明,对口援藏工作的重大决策是完全正确的,符合我国国情、西藏区情和全国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从青藏铁路到川藏铁路,从单一式援藏到组团式援藏,从财政支持到干部人才支持,全国人民始终无私援助和支持着西藏发展事业。正是由于中央关心、全国支援,在党和国家的领导下,西藏有效行使了民族区域自治权,有效整合了民族、区域、文化、政治、经济等要素优势,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西藏特点的发展路子,取得了西藏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和长治久安的优异成绩。事实反复证明,中央关心、全国支援始终是西藏经济快速发展、社会全面进步、民生持续改善的第一动力引擎。需要明确的是,内因是根本,在事物发展过程中起主导作用;外因是条件,要通过内因起作用。实现西藏的可持续发展,短期内靠中央特殊关怀和全国无私支援拉动,长期来看要靠自力更生、艰苦奋斗,靠培养内生型动力机制。推动西藏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必须克服等靠要思想,必须将外力和内力有机结合起来,借助外力平台激发内生动力,实现自身发展的良性循环。

西藏和平解放70年来发展进步的伟大成就,为西藏同全国一道向社会主义现代化迈进开辟了道路。回首过去,展望未来,我们必须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西藏工作的重要论述为指导,全面贯彻新时代党的治藏方略,准确把握机遇和挑战的新发展新变化,大力发扬“老西藏精神”、“两路”精神,做到缺氧不缺精神、艰苦不怕吃苦、海拔高境界更高,牢记嘱托、感恩奋进,在反分裂斗争中展现新作为,在推动高质量发展上闯出新路子,在确保国家安全和生态安全中彰显新担当,奋力谱写好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崭新篇章。
(作者分别为西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副教授)
(文章来源:《西藏日报》2021年08月19日05版)
(责任编辑:苏荣春)

最新更新

热点排行

最新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