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西藏社科院.中国   西藏社会科学院.中国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马列主义理论研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西藏->内容

社会科学研究方法与方法论问题——兼议西藏社会科学研究的学术缺陷根源

日期:2010年01月31日12:43 点击数:

作者:孙 勇

    引言:
    社会科学是人文科学中关于研究人类社会现象的科学。从人与社会的相对关系上看,可以把社会科学分为纯粹的社会科学与不纯粹的社会科学两类:

    (一)纯粹属于社会范围的研究,如政治,经济,历史,人类,法学,社会等学科,它们都以人作为社会团体中的一员或者群体为对象,而不是以人作为独立的个体作为研究对象,这一类的学科直接性很明显,与人的社会的各种集合现象为研究对象。这一类的可以称之为纯粹的社会科学。

    (二)非纯粹社会范围的研究,有的学科原本从人的个体研究出发,但因为具有社会的广泛性,逐步成为社会科学的内容。如伦理学多从个人的修养去讨论道德问题,教育学偏重个人个性的发展——这种研究倾向早先很明显。可是道德与教育的研究对象,具有社会的广泛性。如果没有团体社会,道德论中的是非观念难以产生,教育制度也无从成立,所以近代的伦理学与教育学比早先的有更加丰富的社会内容。这一类可以称之为不纯粹的社会科学。

    再看所谓自然科学,有些也脱离不了社会的内容。它们研究的对象最早虽为自然的本体,并非起源于对社会对象的研究,但因后来研究发展的结果,可以应用到人类社会的环境上,如由生物学发展出来的优生学,地理学发展出来的人文地理,医学发展出来的公共卫生学等等,虽皆属于自然科学的研究,但都涉及到人类社会,所以被赋予社会科学的内容与涵义。

    由上我们看到,一门学科可以归入这类,也可以归入另一类——它们的归类往往由其所用的方法来决定。比如,同是研究人的心理作用的心理学,如果所用的是纯粹抽象与玄学的方法,可以归到哲学里面;如果用的是实验与生理的方法,则可以归入自然科学;又如它将研究具体个别的人所得来的科学或哲学的成绩去处理或解释相当类似的社会心理现象(此即所谓社会心理学),那便可属于社会科学或社会哲学。人类对学科分类的这几种趋势,即由哲学演进而成科学,由自然而兼涉及人类,又由范围较小的个体(如个人)扩充到总体(如社会),都是由于方法和方法论的进展而引发的,这在社会科学发展史上有不少例证。

    从事社会科学研究的人,从工作初始阶段就应当有适用和恰当的指导思想框架,在这个适用和恰当的指导思想框架中,方法与方法论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一个社科研究人员希望达到或者能够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往往与研究的方法与方法论有着密切的关系。

    人类是有思想、能创造事物的理性动物,创造就要有一定的方法。中国古代一句名言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器”是指工具。人要做好事情,必须首先完善其工具。器便成为做好事的先决条件。做学问的工具,是为方法。亚里斯多德的《工具论》,是指获取知识的一种工具即方法。他认为只有掌握这种方法或工具,才能进行科学或哲学的研究。方法,在古希腊语中,有“通向正确的道路”之意。中国古代虽然做事、做学问都讲工具或方法,但往往是学与术、知识与方法分不开,没有把“术”从“学”中独立出来,这就限制了“术”的发展,即方法的具体化以及方法论的建构。文艺复兴时期法国哲学家笛卡尔说:“最有价值的知识是关于方法的知识。”他还说:“没有正确的方法,即使有眼睛的博学者也会像瞎子一样摸索。”就是说正确的研究方法就像一盏指路明灯,他的一部主要著作就叫《论方法》。英国学者贝尔纳说:“良好的方法能使我们更好地发挥运用天赋的才能,而拙劣的方法则可能阻难才能的发挥。”社科研究人员都具备一定的经验和才能,找到好的方法,我们的经验和才能才有可能能得到充分发挥。我国著名学者于光远说:“学聪明,聪明学,学学聪明学;论方法,方法论,论论方法论。”即掌握好的学习方法、聪明地进行学习会使人更聪明。17世纪捷克著名教育学家夸美纽斯说:“时间与精力的无益浪费当然是从错误的方法产生的。”这就是说,方法得当会事半功倍,相反则会事倍功半。社会科学研究人员应当掌握恰当的研究方法,把握正确的方法论。

    需要指出的是,当西方学术及其研究方法涌进我国,激烈冲击中国传统研究方法时,在社科领域出现了两种情境:一是激活了我们学术研究方法,给学术研究方法送来了新的参照系、换言之注入了新的激素。二是淹没了我国传统学术研究方法,不仅有取而代之之势,而且有全部拿来照办之意,社科研究人员有可能忽视学习新的学术研究方法,也有可能忽视如何使西方学术研究方法与中国学术的实际相结合,即在冲突中融合,创造出适应我们学术研究新方法的问题。我们的社科研究需要纳入世界,需要走向世界,需要与世界接轨,就要汲收世界优秀的研究方法,“拿来主义”是一条捷径,但要防止丧失我们中国自身学术的主体性、自主性,防止成为某一种学术或研究方法的附庸。这在我们的学术研究及其方法的运用中是要经常注意的。

    我们主张中外、中西学术及其研究方法的和合,即冲突融合而和合。中外、中西学术及方法有冲突,才有融合,有融合、冲突才和合为新事物、新生命、新学术、新方法。如此,我们的社会科学包括藏学及其研究方法才会不断进步。

    一、对方法和方法论的一般性阐释和理解
    什么是方法和方法论?在社科界的一般性阐释是:方法是解决具体问题的手段、措施和途径以及相关的技术,方法论是关于一般方法和具体方法的规律、原则、性质、特点、功能、应用及效果评价等的理论,是帮助寻找方法、创造方法、运用方法和发展方法的一套理论或者模式。因此我们说方法是工具、是解决问题的手段,方法论是研究方法的理性认识、是方法的系统论。它的任务是研究和批评具体的方法,是将某一领域分散的各种具体方法组织起来并给予理论上的说明。方法论在通常情况下的任务包含两个方面的内容:

    1、研究和批评具体的方法

    2、研究如何将某一领域的各种具体方法组织和协调起来,并给出基本的原理方法论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将各种具体方法协调和组织起来”。

    方法论不承担直接解决具体问题的职能,而是统领方法去解决具体问题,具体方法是方法论在实践过程中的一种转化形态。方法论的原则是相对稳定的,而方法是因时因地因事制宜的。所以,社科研究要有一套很强的方法论体系,才能掌握解决各种各样问题的具体方法,才能具有做好社会科学研究的比较扎实的功夫。

    任何一个独立的学科都包含着三个基本要素,即研究对象、研究方法和研究内容。就这三者在一个学科内的关系而言:研究对象代表了本学科的根本特性。比如研究思维形式和规律的科学是思维科学;研究心理过程和规律的科学是心理学。研究方法是认识对象的手段和方式乃至相关技术。它不仅决定了对对象认识的范围,比如以化学方法来研究生物则形成了生物化学,以物理学方法来研究生物则形成了生物物理学。同时,方法的先进程度也决定了对研究对象认识与改造的深度与水平。以研究方法所获得的对对象本质与改造的知识,则构成本学科的研究内容甚至产生学科研究范式。在这里,研究方法是每一个学科最活跃、最具决定性的要素,是科学进步的强大“发条”。控制论创始人维纳说:“如果一个生理学问题的困难实质上是一个数学的困难,那么十个不懂数学的生理学家和一个不懂数学的生理学家的研究成果完全是一样的,不会更好”。可见对一个学科的深入研究,首先必须学习研究和掌握本学科的研究方法以及方法论。现在比较普遍的问题是,不少社会科研人员对本学科的方法和方法论不甚了了,甚至几乎不知道,这个缺陷是难以容忍的。

    在人类科学活动的实践中,人们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方法论不断丰富。到现在为止,按不同的概括层次来划分,方法论可分为具有隶属关系的三个层次:

    第一,适应社会科学、自然科学和思维科学的概括层次最高的哲学方法论;

    第二,适用于各门科学,较哲学方法论更具体的一般科学方法论,如逻辑方法、数学方法,以及控制论、信息论、系统论所体现的系统方法论;

    第三,适用于专门学科的特殊方法,即具体科学方法论,如物理学方法、化学方法、社会学方法、地理学方法等。

    按照社会、历史等原因形成的研究习惯来划分,方法论大体分为两大体系。其一是以综合为主要倾向的研究方法,即在整体层次上把握对象的方法。它多以哲学方法、系统方法、逻辑学方法以及最新出现的模糊集合、模糊识别方法等为基础。其二是以分析为主要倾向的研究方法,即把整体分为若干部分来研究的还原性研究方法,多以物理学、化学、数学方法为基础。

    前面,我们特别指出“科学是随着研究方法所获得的成就而前进的”。早先讲“科学”的涵义,指各种有系统而可靠的知识,特指那些已得到普遍承认的原理原则的准确学问而言,即所谓自然科学。根据这个涵义,说科学包括社会科学只是各种独立专门知识的类名(Generic Name),而不能说科学是一个统一体(Unity)。因为直到现在还没有一种学问或一条原理可以将世上所有各种不同的现象作完全的解释。但是,各种科学的研究在方法的表现上虽然有所不同,但其基本原则是一致的,这个基本原则就是以规范的方法和方法论对对象进行研究。按照这个阐释,科学才是可认作一个有机的统一体,这不止于自然科学的各个单科,还应当包括人文科学的各个单科在方法论上可以看出科学的统一体。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各有原理原则去说明研究对象的各种现象,虽然在准确性上有程度上的差别,但在方法和方法论的前进方向上可以借鉴和跨通。

    按照科学发展史来划分,人类认识和改造世界的方法论大体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

    我国的春秋——秦汉之际,西方的古希腊、罗马时代,在当时自然哲学基础上的自发的整体综合性研究方法为第一阶段。例如东方对自然界的结构作了大量的观察和猜想,进行了一些可用的或印证的推演,中国早期哲学和医学即是在此基础上形成和发展起来的;而西方在对宇宙结构、原子构成猜想和对身边物理世界的论证结合,发展了以早期物理研究为主的哲学和逻辑学。
 


最新更新

热点排行

最新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