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西藏社科院.中国   西藏社会科学院.中国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专题活动->四讲四爱->内容

西藏和平解放的深远历史意义

日期:2017年06月12日15:38 点击数:

达 琼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时候,西藏地方处于封建农奴制度统治下,百万农奴仍然生活在封建农奴主的残酷剥削和压迫下。1951年5月23日,签订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宣告西藏和平解放。这是西藏走向现代文明的伟大转折,是西藏各族人民获得新生的历史起点,西藏摆脱了帝国主义侵略势力的羁绊,粉碎了帝国主义势力和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妄想把西藏从祖国分离出去的图谋,捍卫了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维护了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踏上了百万农奴翻身解放和繁荣进步之路。

旧西藏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是建立在农奴主对生产资料和农奴人身绝对占有基础之上的。官家、贵族和寺院上层僧侣及三大领主不仅占有西藏的全部生产资料,还可以把农奴和奴隶当作自己的私有财产,随意买卖、转让、赠送、抵债和交换。据有关史料表明,上世纪50年代初期的西藏,三大领主共同统治着广大农奴和奴隶。占人口不到5%的农奴主阶级占有全部土地、草场和绝大部分的牲畜,控制着占人口95%以上的农奴的人身自由。因此,旧西藏不存在“公民”这一概念,更谈不上民主权利。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是腐朽堕落的制度,长期严重阻碍西藏经济社会的进一步发展,扼杀了西藏广大人民群众的开拓进取思想,是旧西藏贫穷落后的根源。埋葬这一腐朽的制度,是西藏广大人民群众和全国人民的必然选择,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

1959年实行民主改革。改革是时代的要求,是西藏封建社会发展进步的必由之路。回顾西藏社会所走过的探索改革之路,各种社会变革的努力最终都以失败而告终。和平解放后,在不废除旧制度的情况下的种种改良,也不能从根本上解放社会生产力,也不能解决西藏社会发展问题,这表明改良道路在西藏是根本行不通的。因此,废除西藏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是势在必行,迫不得已。《十七条协议》中将改革作为主要的原则之一,表达了西藏广大人民群众的心声,明确规定了西藏社会发展的前进方向。但考虑到西藏的实际情况,《十七条协议》规定:“对于现行政治制度,中央不予变更”;“有关西藏的各项改革事宜,中央不加强迫。西藏地方政府应自动进行改革,人民提出改革要求时,得采取与西藏领导人员协商的方法解决之”。鉴于西藏社会历史的特殊性,中央以极大的耐心、宽容和诚意,劝说和等待西藏地方政府上层统治集团主动进行民主改革。然而,西藏上层反动分子百般阻挠,且1959年3月,原西藏上层反动集团摧毁了《十七条协议》,悍然发动了武装叛乱,他们表面上打着“反对汉人”的旗号,实则阴谋分裂祖国,反对西藏百万农奴强烈要求的社会改革。他们的叛乱很快平息,这为西藏顺利进行民主改革创造了有利条件。

1959年3月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发布命令,决定自即日起,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改组后的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的职权,标志着一个旧时代的结束与一个新时代的兴起。由此拉开了一场举世瞩目、波澜壮阔的社会大变革运动,西藏百万农奴从此翻身得解放。如此,西藏和平解放和随之而进行的民主改革具有以下几个深远意义:

1、解放百万西藏农奴。纵观整个中国历史,乃至西藏地方史,虽然历经几代中央政权和西藏地方政权的统治,但没有一个政权曾经提出过“解放西藏农奴”的口号,与其行动更是谈不上,从这个意义上讲,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解放西藏百万农奴的事实。

2、废除政教合一制度。西藏政教合一制度源自吐蕃王朝后期,严格意义上讲吐蕃第37代赞普赤松德赞执政后期。当时,僧众人数日益增加,地位越来高,一些高僧参与吐蕃高层会议,商议重大事务,开启了僧人参政的先例。到了吐蕃第41代赞普赤祖德赞掌权时,由于赞普极力推崇佛教和支持僧人有力,僧人逐渐变成吐蕃社会特殊阶层,钵阐博等位高权重,推上众臣之上,又开启了向寺院赐封庄园的先例,从此寺院的经济实力、社会地位和参政程度都得到前所未有的加强。历经分裂割据时期、萨迦地方政权、帕竹地方政权、藏巴第斯地方政权和噶丹颇章地方政权后,西藏政教合一制度逐步发展成组织完备的制度体系。如此,这一制度延续时间长,组织完备,在维护三大领主的权利下,对百万农奴实施残酷的统治。民主改革废除了政教合一制度,实行政教分离,国家明文规定切实保护宗教信仰自由和爱国守法的寺庙,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不受干涉,同时废除了寺庙在政治和经济上的一切封建特权。其后不久,西藏自治区正式成立,标志着西藏开始全面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西藏人民从此享有了自主管理本地区事务的权利,与全国人民一道走上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

3、废除封建农奴主的土地所有制。参加叛乱的农奴主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被一律没收,分给农奴和奴隶,未参加叛乱的农奴主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由国家出钱收购后,分给农奴。百万农奴第一次成为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的主人,这不仅在中国史上,甚至在世界史上具有非凡的意义。

4、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民主改革使得西藏人民与全国各族人民一样,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一切政治权利。1961年,西藏各地实行普选,昔日的农奴破天荒地获得当家作主的权力。1965年9月,西藏自治区正式成立,西藏人民充分享有自主管理地方事务的权力。自1965年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以来,西藏各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依据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等有关法律规定,充分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利,在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方面取得了伟大成就,这点人所共知,不必赘述。

西藏和平解放以后,西藏社会和各族人民从黑暗走向光明,从落后走向进步,从专制走向民主,从贫穷走向富裕,从封闭走向开放,在社会主义康庄大道上,在党和国家的极力关怀下,西藏各族人民走向了团结、民主、富裕、文明、和谐的发展之路。61年来,西藏经济建设取得长足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基础建设从无到有,不断完善,特别是青藏铁路等一大批基础性、标志性工程相继建成,为西藏经济社会长久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也推动了经济结构、社会结构、生产方式和思想观念的深刻变革。城乡居民收入持续增长,教育、科技、文化、卫生等各项社会事业得到了蓬勃发展,各族人民的思想道德、科学文化和健康素养不断提高。另外,西藏优秀传统文化得到保护、继承和弘扬,并赋予了人民群众新生活和社会发展新要求的时代内容,一个对外开放、宗教信仰自由、互相交流交融、充满活力的新西藏,正在与世界文明、人类进步、祖国的繁荣交相辉映。

西藏解放至今天,历经66年,跨越上千年,这一跨越凝聚着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和习近平同志把马克思主义真理与西藏实际相结合倾注的心血,中共共产党治藏方略的丰功伟绩有力推动着西藏的历史进程结果,也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无不赞叹的一大壮举。

总之,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西藏各项事业发展进步的根本保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西藏各族人民走向共同富裕的必由之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短短66年时间里,在这片高天后土上创造了上千年的非凡成就。实践证明,没有共产党的领导就没有社会主义新西藏。只有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才能保证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沿着正确的政治方向前进,才能有效保障行使各项自治权利。无论何时,都必须始终坚持中国共产的领导,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特别是“治国必之边,治边先稳藏”的重要战略思想和“努力实现西藏持续稳定、长期稳定、全面稳定”的重要指示,坚持以“四个全面”统领全局,坚持依法治藏、富民兴藏、长期建藏、凝聚人心、夯实基础,努力开创团结和睦和欣欣向荣的新西藏。

(责任编辑:苏荣春)
 

最新更新

热点排行

最新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