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西藏社科院.中国   西藏社会科学院.中国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专题活动->四讲四爱->内容

扬长避短,积极融入“一带一路”

日期:2017年06月12日10:22 点击数:

连成国

从2013年9月7日、10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印度尼西亚国会发表演讲,到11月“一带一路”建设写入十八届三种全会《决定》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从2015年3月2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下称《愿景与行动》),到2017年5月14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召开,“一带一路”建设逐渐从理念转化为行动,从愿景转变为现实,迈出了沿线国家和地区加深合作、共同发展的第一步。作为地处祖国西南边疆、与诸多南亚国家接壤的西藏,也应当把握自身定位,扬长避短,借“一带一路”建设机遇加快西藏经济社会发展,谱写西藏建设新篇章。

一、“一带一路”中的西藏定位

在《愿景与行动》中,广西和云南省被赋予了重要任务:前者要发挥与东盟国家陆海相邻的独特优势,加快北部湾经济区和珠江-西江经济带开放发展,构建面向东盟区域的国际通道,打造西南、中南地区开放发展新的战略支点,形成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与丝绸之路经济带有机衔接的重要门户;后者要发挥区位优势,推进与周边国家的国际运输通道建设,打造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新高地,建设成为面向南亚、东南亚的辐射中心。相比之下,同为西南边疆省份的西藏,其定位却仅为“推进与尼泊尔等国家边境贸易和旅游文化合作”,就字面上的功能和作用而言,实难与前二者比肩,但若结合西藏具体区情,却不难发现这一定位是具有较高科学性、可行性的。

(一)政治原因

西藏与印度、尼泊尔、缅甸、不丹等南亚国家接壤,“一带一路”的合作对象也以上述国家为主,但这些国家的政局以及与我国的关系一直是西藏开展南亚贸易道路上的“阴霾”。首先,中印边界谈判问题以及印度的全方位大国外交战略使其国内对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充满争议,倡议提出至今,印度一直没有正式的、明确的官方表态。其次,尼泊尔虽然在加强同中国联系、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方面具有较高积极性,但其国内政党林立、政府信用低,使中国在尼泊尔的投资面临一定风险。再次,缅甸虽与西藏接壤,但其通过云南省与中国开展经贸往来的意愿更高。最后,截至目前,不丹与中国尚未建交,中不边界长约500多公里,但从未正式划定。作为全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不丹发展对外贸易的意愿有限且其主要贸易对象为印度,不丹对印进、出口额分别占总进、出口额的78%和85%。

因此,考虑到通过西藏加快与南亚国家交流合作面临的政治风险,以及确保西藏社会稳定发展的需要,《愿景与行动》对西藏的定位是较为现实的、客观的。

(二)经济原因

建设“一带一路”的目的在于以互惠互利的方式实现沿线国家的共赢发展,西藏发展与南亚国家的经贸和人文往来,目的之一也是促进西藏地区与南亚国家的共同繁荣发展,因此经济因素必须加以考量。从地理位置看,西藏与南亚中心市场多在1000公里以内,是我国陆路进入南亚的捷径,看似具有明显的区位优势。但实际上,难以翻越的喜马拉雅山脉严重阻隔了西藏与南亚国家的交往,除少数口岸外,西藏缺少与尼泊尔、印度等国发展大规模经贸往来的途径。此外,相对落后的铁路、公路、能源等基础设施大大提升了运输成本,严重制约着跨国互联互通水平,使西藏与其他西南省份相比,在发展与南亚国家的经贸往来中区位和成本优势全无。

因此,在“一带一路”建设初期,西藏只能凭借中尼、中印的传统经贸和人文往来优势,积极推进与尼泊尔、印度等南亚国家的边境贸易和旅游文化合作,在不断完善基础设施的同时,努力扩大交往规模,为在可预见的未来加深与南亚各国的共赢合作创造积极条件。

二、扬长避短,加快西藏发展

从前面的分析中不难发现,加快“一带一路”建设,西藏既有机遇,也有挑战。因此,西藏需要扬长避短,借助“一带一路”东风,加快自身发展。

(一)加快基础设施建设,提升互联互通水平

在《携手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的演讲》中,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着力推动陆上、海上、天上、网上四位一体的联通”,通过“设施联通”打造合作发展的基础。这就在西部大开发之外,为西藏提供了另一个改善道路、能源、通讯等基础设施,提高与四川、云南、新疆等省区以及尼泊尔等南亚国家互联互通水平的重大机遇。今后,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持续深入推进,西藏可以充分利用丝路基金、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多边和国内的投融资渠道,加快日(喀则)—吉(隆)—加德满都、日(喀则)亚(东)铁路、中尼电力开发合作、中尼跨境光缆、普兰口岸斜尔瓦对尼通道等项目建设,进一步加大公路铁路、能源、信息、贸易口岸等基础设施的改善力度,提升省际、国际互联互通水平。

(二)扩大对内对外开放,加快生产要素流动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建设要以开放为导向,解决经济增长和平衡问题”,“将‘一带一路’建成开放之路”。就区内而言,开放不足一直是西藏发展的重大制约因素,“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将大大提升西藏的对内对外开放,特别是面向南亚邻国的开放水平。就国外而言,2015年,南亚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仅为1536美元,除不丹以外的南亚邻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均在2000美元以下,而同期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折合为8026美元,西藏自治区人均地区生产总值折合为5137美元。这种发展水平的显著差异决定了西藏和南亚邻国之间具有产业分工的内在基础和相互需求,可以形成分工合理的区域价值链体系。

因此,西藏应借“一带一路”建设之机,加快推进生产要素的有序流动,促进西藏与西部省区、南亚邻国实现资源高效配置、市场深度融合,为西藏、周边省区及南亚国家的经济大融合、发展大联动、成果大共享创造有利条件。

(三)借助南亚通道建设,加速优势产业发展

融入“一带一路”,除积极打造“面向南亚开放的重要通道”、为中西部省份乃至全国其他地区加强与南亚邻国经贸和人文往来创造条件外,西藏也需要加速发展特色优势产业,提升自我发展水平。一方面,借通道建设之机,从服务理念、管理水平、设施配备等软件和硬件方面着手,加快发展物流业和服务业;另一方面,借全区运输成本不断降低、人力资源有效供给扩张、知识技能储备增加之机,积极发展高原绿色食(饮)品业、文化旅游业等支柱产业,提高特色产品的市场竞争力,为西藏品牌、西藏产品进入和占领国内和南亚邻国市场创造可能。

(四)发扬交往交流传统,加深各国文化往来

《愿景与行动》提出,“民心相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社会根基”,要“广泛开展文化交流、学术往来、人才交流合作、媒体合作、青年和妇女交往、志愿者服务等,为深化双多边合作奠定坚实的民意基础。”西藏在开展与南亚邻国的人文交流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中尼、中印友好交往的历史源远流长,即使在外交困难时期,宗教领域的交流往来如“朝圣外交”、“圣水外交”依然构成中印交往的重要渠道,在两国人文交流领域担当重要角色。因此,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中,西藏应秉持“以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为核心的丝路精神”,发扬中尼、中印文化相近、语言相通等优势,在文化旅游、生态保护、人文教育、医疗卫生等方面加强交流合作,推动中国与南亚邻国的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信任,将“一带一路”建成文明之路。

(五)积极应对外来挑战,降低不确定性风险

开放是把双刃剑,在加快“一带一路”建设的过程中,西藏必须高度重视外界因素给西藏经济社会发展稳定带来的不利影响,努力降低各种不确定性风险。第一,中印、中尼交往中的政治风险。如前文所言,中印边界谈判问题尚未解决,印度对中国进入印度洋充满疑虑,尼泊尔政党轮换频繁,这些政治因素对西藏的“一带一路”建设影响显著,必须引起重视并采取措施有效应对。第二,十四世达赖集团的干扰破坏。自1959年叛逃印度后,十四世达赖集团一直从事分裂破坏活动,干扰西藏经济社会发展稳定。西藏要落实“一带一路”倡议,开展与南亚邻国的交往合作,十四世达赖集团也必然采取各种手段进行干扰阻挠,甚至借机加强渗透破坏。对此,我们必须提前研判、针锋相对、掌握主动。第三,非传统安全因素的影响。近年来,分离运动、武装暴动、流血冲突、恐怖事件(组织)等非传统安全因素在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广泛存在,并呈不断加剧的趋势,这势必对西藏建设“南亚大通道”、实现“走出去”产生消极影响。因此,西藏必须未雨绸缪,吸取国内外反恐经验,加强与新疆等国内省份、南亚邻国的反恐交流合作,为应对“一带一路”建设中可能存在的非传统安全挑战做好准备。
(责任编辑:苏荣春)

最新更新

热点排行

最新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