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西藏社科院.中国   西藏社会科学院.中国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社科综合研究->综合研究->内容

西藏和平解放时期党的统一战线政策的成功实践

日期:2016年05月23日11:34 点击数:

白玛朗杰

在长期的革命实践中,中国共产党创造性地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有中国特色的统一战线的理论和政策。1939年10月,毛泽东在《共产党人发刊词》一文中,把“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概括为中国共产党在中国革命中战胜敌人的三大法宝。统一战线、武装斗争与党的建设在中国革命中发挥了重大的作用。在西藏和平解放65周年之际,我们回顾与重温那段改变西藏各族人民命运的历史,深感党的统一战线理论和政策在和平解放西藏过程中发挥了重大作用。西藏和平解放时期,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得到成功实践,西藏各项工作的开展与党的统战工作密不可分。

一、统战工作先行,迎来西藏和平解放的伟大胜利

近代以来,在帝国主义的侵略下,中国逐渐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西藏与祖国的其他地区一样,没能幸免于难,深陷于帝国主义的侵略和羁绊之下。1949年当新中国建立的时候,西藏地区仍然实行的是政教合一、僧侣贵族专政的封建农奴制,是以封建领主所有制和农奴对三大领主人身依附关系为基础的封建压迫剥削制度。落后、腐朽的社会制度和帝国主义的侵略,使西藏人民遭受双重灾难,社会矛盾进一步加剧,西藏社会长期处于停滞和缓慢发展的状态。党中央、毛主席非常关心西藏,特别是关心苦难深重的西藏人民。正因如此,中央确定了“和平解放西藏”的方针。落实这一方针,完成解放西藏的任务,统战工作至关重要,做好上层宗教和爱国人士的工作能发挥关键性作用。和平解放西藏时期,毛主席等中央领导人亲自参与统战工作,主要开展了争取宗教爱国人士的工作。最先做的是十世班禅的工作,1949年6月,毛泽东致电彭德怀要注意保护班禅。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留居青海的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致电毛泽东和朱德,表示拥护中央人民政府,希望早日解放西藏。11月23日,毛泽东、朱德复电班禅“西藏人民是爱祖国而反对外国侵略的,他们不满国民党反动政府的政策,而愿意成为统一富强的各民族平等合作的新中国大家庭的一分子。中央人民政府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必能够满足西藏人民的这个愿望。”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代表和谈西藏解放事宜期间,班禅自西宁抵达北京协商和平解放西藏问题,参加了“五一”观礼,受到毛泽东的接见。5月28日,班禅发表声明并致电毛泽东拥护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西南局、西北局动员西康省和青海省的宗教爱国人士进藏开展劝和工作。格达活佛以西南军政委员会主任委员、西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身份,带着中央批准的十项政策与西藏地方政府谈判的条件,不顾个人安危,前往西藏,在昌都开展工作遭到上层反动分子嫉恨,被英国特务毒害。格达活佛为西藏的和平解放作出了积极的贡献。西北局、西北军区组建了由塔尔寺当才活佛、隆务寺夏日仓活佛等八人组成的劝和代表团,从青海进藏,劝说达赖喇嘛和西藏地方当局迅速派代表同中央进行商谈,最后只有四人到达拉萨开展工作。

在统战工作中,当时最重要的是争取了在西藏地方政府中有很大影响力的民主爱国人士阿沛·阿旺晋美的工作。在昌都解放前,时任昌都总管的阿沛·阿旺晋美多次致电噶厦停战,主张与中央人民政府进行和平谈判。昌都战役时,阿沛撤离昌都,并下令停止抵抗,派人与解放军联系。十八军善待藏军俘虏,给他们宣传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发放回家路费和粮食,为伤病人员及其家眷发放了骡马和物资,他们回拉萨后做了积极的宣传。解放军的做法感动了阿沛,他给达赖写信,劝说其与中央人民政府进行和平谈判。党的统战工作和解放军的行为对阿沛影响很大,他深明大义,从大局出发,敦促达赖,转达中央人民政府和毛泽东主席和平解放西藏的意图,要求噶厦速派代表进京谈判,劝说达赖不要到外国,促使和谈顺利进行,并圆满成功。阿沛作为西藏地方政府首席代表在和谈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1951年5月23日,经过曲折复杂的斗争,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在北京签订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以下简称《十七条协议》),西藏实现和平解放,维护了国家的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实现了全国各民族的团结和西藏内部的团结,为西藏与全国一起实现共同进步和发展创造了基本前提。《十七条协议》的签订,是一个伟大的历史创举,是中国共产党取得执政地位后总结国内外处理民族和统战问题的历史经验,将马克思主义关于民族问题的基本原理同处理好中国的民族实际问题、与西藏具体情况紧密结合的产物。西藏和平解放时期,从中央到西南局、西北局,团结一致,齐心协力,整体一盘棋,娴熟地把党的统战政策成功地运用于实践之中,体现了原则性和灵活性的高度统一,是党的优良传统作风和实事求是的创造性的高度统一。

二、积极开展争取广大上层人士工作,执行好《十七条协议》

《十七条协议》的执行关系到西藏和平解放成果的巩固。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只有广泛开展崙取广大上层人士的工作,才能确保《十七条协议》执行好、落实好。

实现西藏内部的团结是中华民族大团结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平解放西藏后,解决历史遗留的藏传佛教达赖和班禅关系的问题、促成达赖和班禅的和解是一项重要任务。在中央人民政府的大力推动下,1952年4月,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及班禅行辕人员由青海返回拉萨,实现了班禅与达赖的友好会晤。西藏工委不间断地进行工作,解决了达赖和班禅相互之间的历史遗留问题和现实问题,促进了西藏民族内部的团结。1954年7月,十四世达赖喇嘛和十世班禅额尔德尼联袂到北京出席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同全国各族代表欢聚一堂,共商国家大事,达赖当选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班禅额尔德尼当选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他们还参加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班禅额尔德尼当选为全国政协常务委员会副主席,达赖当选为全国政协常务委员会委员。这在历史上是空前的,他们二人拥护中央人民政府,拥护《十七条协议》,在执行协议中发挥重大作用。

在统一战线工作中,西藏工委还利用一切机会,与三大寺和其他寺庙上层,建立朋友关系,加深他们对中央人民政府各项政策的认识,培养他们与祖国的感情,从而发挥他们的爱国主义作用。西藏工委认真贯彻《十七条协议》,并参照历史惯例,给三大寺僧人发放布施。在发放过程中,时任中央人民政府赴藏代表张经武向全体僧众宣传讲解中央关于西藏的民族、宗教政策及和平解放协议内容。1951年10月18日,张经武和十八军先遣支队同志一道在色拉寺发放布施4700余份。喇嘛每人一份,每份藏银20两(折合银元2元),铁棒喇嘛按10份发放,活佛、堪布均在10份以上。10月19日,向哲蚌寺僧众发放布施5900余份。1952年9月,张经武等人看望不顾西藏地方政府的禁令、把寺庙库存的大量粮食卖给解放军的爱国人士德木活佛和夫人。西藏工委对三大寺高僧的争取和团结工作,非常成功的事例有甘丹赤巴和擦珠活佛。

除了做好宗教界上层人士的统战工作,西藏工委还通过召开各种座谈会、组织学习等多种形式,向其他上层人士宣传解释《十七条协议》,宣传讲解中国共产党的民族政策、宗教政策,进行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的教育。通过开办社教班,向贵族官员和青年妇女进行各项政策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同西藏地方政府及有关方面协商,组织各种参观团、观礼团,去祖国内地参观学习,安排他们到一些少数民族地区特别是已经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建立了自治机关的地方,实地了解贯彻执行民族政策、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情况和经验。自1952年至1957年间组织了13批1000多人次到内地参观、访问,成员基本上都是贵族官员和贵族青年妇女。他们到北京时,毛主席和中央其他领导总要在百忙之中安排时间,亲切接见他们,向他们讲解中国共产党的民族平等团结、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政策、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对西藏工作的方针政策,教育他们同共产党合作,同在西藏的中央工作人员和人民解放军合作,商量办事,把和平协议执行好,把西藏的事情办好。这种多形式、多渠道,上下结合,耐心细致的争取团结工作,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民族宗教上层人士中,真心拥护和平协议和共产党的各项政策,按照和平协议和政策办事的人越来越多,爱国力量日益发展壮大。在与广大上层人士的合作下,在他们的支持下,《十七条协议》得到很好的执行。

和平解放时期,经济工作是西藏统战工作的一条重要战线。十八军进藏后,英印势力对西藏地方与邻国的贸易采取了半封锁、半禁运的措施,对西藏急需的粮油和日用必需品实行限制,对不急需的手表、呢绒、化妆品则大量倾销。同时,英印商人拒绝购买西藏传统出口的羊毛,造成大量的积压,企图挑起西藏商人和群众对进藏部队的不满,在政治上给中央政府施加压力。为此,西藏工委组织进藏的有关经济部门积极开展了对印度、尼泊尔的地方贸易。通过大力开展经济统战工作,广泛地同贵族、寺院、私商签订购货合同,大量供应外汇,从印度、尼泊尔、不丹购买粮食、煤油、汽油、五金、药品和其他必需物资,使他们有利可图。通过经济上的联系和合作,增进相互了解,扩大反帝爱国统一战线。以羊毛的出口为例,西藏工委报经中央批准,由中央拨款400亿元(旧币),以高于出口印度市场的价格,收购西藏积压的9万余包羊毛。广大上层人士为此获得了丰厚的利润,也体会到中央是切实维护藏族人民利益的,在经济上逐渐减少了对帝国主义和反华势力的依赖和联系,积极向中央靠拢。

三、大力开展影响群众工作,奠定民主改革的社会基础

民心是最大的政治。西藏和平解放时期,为了增进广大群众对共产党的了解、对执行《十七条协议》的支持,西藏工委组织开展了大量影响群众的工作,不断加强党在西藏的影响力。因当时上层对群众的影响很大,许多群众工作是经过上层开展的。

旧西藏没有现代教育,只有少数类似于私塾的学校。和平解放时期,办学成为开展上层统战工作的重点之一,也是党与西藏地方政府上层反动分子进行斗争的焦点之一。中央对此事非常慎重,反复与上层协商后再作决定。办学经费由中央出,不强调地方政府筹款和贵族捐助。1952年8月15日,拉萨小学按照西藏的传统礼仪举行了隆重的开学典礼。当时学校的领导层董事长是张国华。刚开学时报名的学生达到300余人,后来发展到上千人。其中大部分学生是贵族家庭的子女,也包括部分非贵族的小官吏、商人和城市手工业者的孩子。到1957年4月,西藏已有79所中小学,招收6000名学生就读;有1000多名藏族学生在内地上大学,学生的一切学习生活费用由人民政府负担。

旧西藏没有现代意义上的医疗卫生事业。和平解放时期,西藏的现代医疗卫生事业开始起步。十八军进藏后,努力开展医疗卫生工作,为群众免费治病,在接近群众影响群众方面收到显著效果,截至拉萨市人民医院成立,已免费为僧俗人民治病36000多人次,受到群众热烈欢迎。1952年9月8日,西藏第一所现代医疗机构拉萨市人民医院(现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成立。

西藏和平解放时期,为了做好社会各界的统战工作,在西藏工委的引导下还陆续成立了许多爱国群众组织。如,1952年5月4日成立新民主主义青年联合会;1953年1月成立拉萨爱国青年文化联谊会;1954年3月8日成立拉萨爱国妇女联谊会等。这些群团组织的成立,团结了各阶层的青年和妇女,组织他们定期学习政治,学习文化知识,开展文体活动,演出文艺节目,举行球类等体育比赛,提高了他们的思想文化水平,密切了军民、民族关系,并通过他们影响其家人,收到很好的效果。

这一时期,通过广泛开展影响群众的统战工作,广大人民群众了解了共产党及其民族宗教政策,看了八年、比了八年,最终选择了共产党,抛弃了封建农奴制。

四、发挥统战工作的重要作用,完成走向民族区域自治的重要步骤

《十七条协议》中明确提出西藏要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如何实现还要依靠统战工作。1954年10月,毛泽东主席在接见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时提出:“关于军政委员会及双方所提的一些问题,这次拟由达赖方面、班禅方面、昌都方面的人参加和中央方面指定的人员共同组织一个商量的机构,在这里开会,商量解决。”毛泽东主席通过和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谈话郑重地提出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决策,成为西藏走向民族区域自治的重要步骤。10月12日,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召集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及西藏在京主要官员和在京进藏负责干部会议,对毛泽东主席提出的成立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的问题作了详细的说明,他讲到,经过筹备阶段,工作做得各方面都满意了,再成立自治区。1954年11月4日,西藏地方政府代表、班禅堪布会议厅、昌都人民解放委员会和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召开会议,正式成立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筹备小组。1955年3月9日,周恩来总理亲自主持召开国务院第七次扩大会议,通过了《国务院关于成立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的决定》,对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的性质、任务、人员组成、人选比例及其办事机构做了明确的规定。这个决定是在充分吸收和采纳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小组提出的方案和意见基础上形成的。

以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的人员组成、人选比例为例,可以看出当时统战工作的特点。决定规定:“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委员名额定为51人:西藏地方政府方面15名,班禅堪布会议厅委员会方面10名,昌都地区人民解放委员会10名,中央派在西藏地区工作的干部5名,其他方面(包括各主要寺庙、各主要教派、社会贤达、群众团体等)11名。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设主任委员1人,副主任委员2人,由达赖喇嘛·丹增嘉措任主任委员,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任第一副主任委员,张国华任第二副主任委员。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筹备小组协议提出的41名委员会名单,由国务院先予批准,俟其他方面尚未确定的委员名单协议提出后,由国务院一并任命。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设秘书长1人,副秘书长3人。秘书长由阿沛·阿旺晋美担任;副秘书长由班禅堪布会议厅委员会、昌都地区人民解放委员会和中国共产党西藏工作委员会各提一名,报国务院批准任命。……”可以看出,决定很全面地协调了各方面利益和关系,争取了西藏各方面人士的赞成和支持。1956年4月22日,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成立。筹委会的组成及其后来的工作最大限度地团结了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为西藏自治区的正式成立奠定了上层基础、群众基础和社会基础。

五、党的统一战线理论和政策在西藏成功实践的启示

统一战线是中国共产党凝聚人心、汇聚力量的政治优势和战略方针,是夺取革命、建设、改革事业胜利的重要法宝,是增强党的阶级基础、扩大党的群众基础、巩固党的领导地位的重要法宝。西藏和平解放时期,党的西藏工作的首要任务是建立反帝爱国统一战线,执行《十七条协议》。西藏工委在中央的正确领导下,开展了大量统一战线工作,为推进民主改革,实现西藏社会由封建农奴社会向社会主义社会的历史跨越打下了坚实基础。1959年,西藏地方上层反动分子发动武装叛乱后,党在西藏的反帝爱国统一战线工作进入了新的阶段。回顾西藏和平解放与执行协议时期党的统一战线政策的成功实践,留下了许多启示,影响至今。

第一,围绕工作目标,孤立少数,团结大多数,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做到既讲团结又讲斗争,完成西藏工作任务。西藏和平解放时期,党在西藏的工作目标是解放西藏,驱逐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出西藏,西藏人民回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祖国大家庭中来。为实现这一目标,在和平谈判中,中央人民政府做了必要的让步,在维护国家统一问题上也进行了必要的斗争。中央和地方领导亲自做达赖和班禅额尔德尼等重要上层人士的工作,争取团结上层人士的大多数,孤立极少数;同时,也坚决取缔“伪人民会议”非法组织,打击和孤立反动分子,壮大了反帝爱国统一战线。

第二,从实际出发,以爱国为前提,与反分裂斗争相结合,维护祖国统一和加强民族团结。西藏的统战工作始终坚持爱国主义、爱国不分先后的原则,在爱国、维护国家统一的前提下,进行统战工作,也始终与帝国主义分裂势力和西藏地方分裂分子进行着不懈的斗争。西藏和平解放时期,统战工作既要在国际上反对帝国主义的干涉,揭露其阴谋;又要解决西藏内部的矛盾,促成达赖和班禅世系团结,巩固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

第三,慎重稳进,与解决民族、宗教问题相联系,在维护国家利益前提下,充分考虑尊重西藏各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党在西藏工作中,历来重视民族、宗教问题,坚持慎重稳进的方针,一步一步地、耐心细致地等待社会条件成熟后推进社会改革。在通过上层争取群众、启发他们觉悟的工作中,注意尊重人民群众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赢得了各族群众的拥护和支持。

第四,灵活把握,与军事斗争、社会建设相配合,为完成党的重大任务和谋划西藏长远发展奠定基础。和平解放西藏是以政治工作为主、军事工作为辅的方式进行的,政治工作主要是统战工作,统战工作与军事工作密切配合,二者相辅相成,在和平解放西藏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西藏和平解放时期,西藏工委和人民解放军开始了西藏的社会建设工作,如修筑公路、创办文教事业、发展卫生事业、开荒种地等,统战工作也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第五,创造性地开展工作,形成中央和西藏地方相统一的统战工作机制。和平解放西藏时期,党在西藏没有建立组织,没有群众基础。针对西藏社会的复杂情况,以毛泽东、周恩来为代表的中央领导亲自做西藏的统战工作,中央统战部领导直接做西藏统战工作,进军西藏的军队领导和新建的西藏工委领导都精心做统战工作,由此形成了中央和西藏地方相统一的统战工作机制,一直延续至今。

西藏和平解放时期,党的统战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开创了党在西藏的统战工作,为以后党在西藏开展统战工作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留下了深刻的启示。新形势下,西藏的统战工作面临新的历史使命和责任。要紧密结合区情,在守住政治底线这个圆心的基础上,按照新颁布的《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条例(试行)》,把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拥护祖国统一和致力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爱国者都团结起来、凝聚起来,为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强大持久广泛的力量支持。要充分运用和发挥好统一战线“凝聚人心、汇聚力量,参政议政、民主监督,人才荟萃、智力密集,协调关系、化解矛盾,求同存异、体谅包容”的法宝优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为谱写中国梦西藏篇章作出积极贡献。(作者为西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自治区社会科学院院长、自治区社科联名誉主席。)
(文章来源:西藏日报)
(责任编辑:苏荣春)

最新更新

热点排行

最新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