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西藏社科院.中国   西藏社会科学院.中国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专题活动->庆祝西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西藏社会科学院建院30周年->内容

西藏社会科学院贝叶经研究所简介

日期:2015年08月06日12:05 点击数:

    贝叶经写本是中华民族的珍贵文化遗产,西藏保存有不少贝叶经写本。贝叶经作为我国国宝级文物,一直受到党和国家的重视和保护。胡锦涛同志任总书记时,曾专门对西藏贝叶经抢救保护整理利用方面作出过一系列重要指示。2007年,在中央有关部门和西藏自治区党委政府的关心指导下,成立西藏贝时经保护领导小组,全面开展当前西藏自治区境内所藏珍贵贝叶经写本的保护、收集、整理、编目和影印等王作。通过调查,基本上摸清了西藏贝叶经写本现状,并制定了西藏贝叶经保护章程,编写了西藏自治区所藏贝叶经写本总目录。在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和专业人员的辛勤努力下,西藏贝叶经写本在保护和整理方面取得了突出成绩。
    为了全方位开展贝叶经写本研究工作,尽快把文献资料价值转化成学术优势,西藏社会科学院贝叶经研究所于2013年12月11日正式成立并挂牌。目前,贝叶经研究所共有4名科研人员,其中副研究员2名,实习研究员2名。贝叶经研究所成立后,在缺乏专业人才和研究基础的条件下,组织目前仅有的几位贝叶经学者和相关研究人员迅速展开研究贝叶经写本、编纂《藏梵汉英对照词典》和编辑出版《西藏贝叶经研究》(藏、汉文版)等工作。
    目前《西藏贝叶经研究》(藏、汉文版)第一辑已经正式出版。此书是关于贝叶经写本研究的年度学术报告,是刊登贝叶经研究新成果的有效平台,也是当前西藏社科院贝叶经研究所的工作重点。在此推介《西藏贝叶经研究》(藏、汉文版)第一辑的内容摘要,以飨读者。
    一、《西藏贝叶经研究》汉文版
    1、《西藏自治区贝叶经保护工作综述》(西藏贝叶经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课题组)。党中央和国务院历来重视贝叶经的保护与研究工作。胡锦涛总书记在任时.对西藏贝叶经写本的保护与研究工作作作过两次重要批示。此文对自2006年“西藏自治区梵文贝叶经保护与研究工作协调小组”成立以来在保护、整理、影印、编目和研究等方面所取得的突出成绩进行详细介绍的同肘,对贝叶经在西藏传入和梵藏翻译历史、贝叶经在佛教传入西藏的影响及其在中印文化交流方面的作用和地位作了分析和总结。2、《介绍根敦群培编写的<卫藏地区部分寺院收藏贝叶经写本目录>》(霍康·索朗边巴著,普仓译)。上世纪30年代,根敦群培陪同印度梵学家罗睺罗考察西藏寺院贝叶经写本时,初接触贝叶经写本并对此有极大兴趣的根教群培对所见的贝叶经写本进行编目。本文介绍了根敦群培在萨迦寺等西藏中部地区寺庙中发现的贝叶经写本及其所了解的与这些写本有关的人物和事件,对我们了解贝叶经传入西藏的历史和中国西藏与印度的丈化交流情况打开了一扇门。3、《根敦群培与梵文贝叶经研究》(德康·索朗曲杰著)。根敦群培不但是西藏近代史上的人文主义学者,也是对梵文贝叶经颇有研究和作出突出贡献的梵学家。此文对根敦群培是如何认识印度梵学家罗睺罗·桑克日迭雅那,如何与罗睺罗一道考察西藏寺庙贝叶经写本及后来如何在印度学习梵英等各种语言、研究贝叶经、翻译印度古代名著等鲜为人知的经历作了介绍,指出根敦群培是西藏贝叶经研究的开瓶者和先驱。4、《印度著名学者罗睺罗·桑克日迭雅那在西藏考察梵文贝叶经写本的经厉与成果》(德康·索朗曲杰著)。印度人罗睺罗是第一位赴西藏考察和收集梵文贝叶经并编写目录的外国人。这篇文章主要重现了罗睺罗在西藏萨迦寺等地考察时遇到的艰难经历、趣闻轶事和惊人的发现,摘录了罗睺罗编写的梵文贝叶经写本目录。5、《略介西藏布达拉宫收藏梵文贝叶经写本》(平措次丹著,德康·索朗曲杰译)。布达拉宫收藏有大量的梵文贝叶经写本。此文主要介绍了目前在布达拉宫里收藏的梵文贝叶经写本的数目、内容、特色以及保护现状等情况,并指出布达拉宫是西藏梵文贝叶经写本收藏最多的地方。6、《谈西藏贝叶经研究与人才培养》(段晴著)。段晴教授介绍了近几年北京大学在培养年轻梵文人才、研究贝叶经写本方面取得的成绩;同时,就西藏地方如何培养梵文人才、如何研究西藏所藏梵文贝叶经写本等方面提出了若干建设性意见。7、《关予梵文贝叶经写本目录之对比研究》(普仓著)。梵文贝叶经目录编写始于上世纪30年代,本文不仅对公开和未公开目录的内容和特点进行了比较,还介绍了梵学界目前比较熟知的梵文写本目录,并重点介绍了西藏社科院于2006年开始编写并于2013年完成的《西藏自治区珍藏贝叶经总目录》。8 、《古代印度贝叶经的制作工艺与过程》(刘英华著)。本文对贝叶经及其历史作了概述,详细介绍了贝叶经写本制作过程中所采用的原始材料和贝叶纸制作程序、刻写文字、保存写本等。9、《梵天形象及其地位变迁》(达娃群宗著)。印度文化发端于印度河流域。从古吠陀时期开始,梵天形象在印度人的宗教信仰中便充当着极为重要的角色。创世神梵天集神秘与超然于一体,其形象一直贯穿于印度文化的各个时期。他从吠陀时期无形的生主、婆罗门教抽象的至尊神、佛教的护法神、印度教人格化的三大主神之首到后来的衰微,其形衰微,其形象和地位在印度文化中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本文以印度几种重要宗教的起止时间为切入点,根据相关的文献资料和神话故事,分析梵天的主要历史分期以及不同时期的宗教文化背景、发展脉络及其演变过程,从中探寻梵天形象和地位鲜明的时代特色。    
    二、《西藏贝叶经研究》藏文版
    1、《介绍根敦群培编写的<卫藏地区部分寺院收藏贝叶经写本目录>》(霍康·索朗边巴著)。上世纪30年代,根敦群培陪同印度梵学家罗睺罗考察西藏寺院贝叶经写本时,初次接触贝叶经写本并对此有极大兴趣的根敦群培对其所见的贝叶经写本进行编目。本文介绍了根敦群培在萨迦寺等西藏中部地区寺庙中发现的贝叶经写本及其所了解的与这些写本有关的人物和事件,为我们了解贝叶经传入西藏的历史和中国西藏与印度的丈化交流情况打开了一扇门。2、《藏译版<般若经>的不同版本研究》(平措次旦著>。本文对梵文贝叶版《般若经》在印度的形成与特点,藏文版《般若经》藏传佛教前、后弘期两种版本的翻译过程及其在藏传佛教经典中的地位等相关问题作了比较全面的论述。3、《中国贝叶经写本研究状况》(李雪竹著,欧珠次仁译)。文章以梵文贝叶经为题,指出梵文贝叶经虽然产自于印度,但在印度几近绝迹。而在我国不仅得到妥善保存,并且它的生命也得到真正意义上的延续,现存于汉、藏大藏经中由梵文贝叶经翻译过来的众多佛典就是证明。梵文贝叶经在我国流传不仅数目多、时间长、地域广,而且曾经有许多汉藏两族佛教徒参与了梵文贝叶经的翻译和研究工作,为梵文贝叶经的传播与保护作出了重要的贡献,这是其他任何国家都比不上的。所以中国才是梵文贝叶经真正的保护者和传播者。4、《整理和编辑意大利藏学家杜齐在藏收集和拍摄的贝叶经写本之图片项目介绍》(弗朗西斯科·塞弗热著,德康·索朗曲杰译)。本文主要是整理和介绍意大利著名藏学家杜齐先生在西藏收集和拍摄的贝叶经写本情况。5、《印度著名学者罗睺罗·桑克日迭雅那在西藏考察梵文贝叶经写本的经历与成果》德康·索朗曲杰著,拉巴次仁译)。印度人罗睺罗是第一位赴西藏考察和收集梵文贝叶经并编写目录的外国人。这篇文章主要重现了罗睺罗在西藏萨迦寺等地考察时遇到的艰难经历、趣闻轶事和惊人的发现,摘录了罗睺罗编写的梵文贝叶经写本目录。6、《古代印度贝叶经的制作工艺与过程》(刘英华著,米如次顿译)。本文对贝叶经及其历史作了概述,详细介绍了贝叶经写本制作过程中所采用的原始材料和贝叶纸制作程序、刻写文字、保存写本等。7、《试谈梵文八大语法规则》(边巴嘉措著)。本文对梵文八大语法规则及其用法进行简要介绍。通过列出梵藏对照句子,对梵藏两种语言在内容与形式的同异进行比较和分析,为从事研究梵藏语法和翻译的学者提供参考依据。8、《谈梵文语法经典<声明论>出现与今天的研究价值》(多杰仁青著)。本文介绍了《声明论》这一梵文语法经典著作翻译成藏文的时间和过程、探讨了该论著对藏文语法所产生的重大影响。
(责任编辑:黄小华)

最新更新

热点排行

最新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