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西藏社科院.中国   西藏社会科学院.中国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专题活动->江孜抗英斗争110周年->内容

江孜抗英失败对西藏的影响

日期:2014年05月30日11:22 点击数:

                                  华 达

江孜抗失败对西藏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国家的主权进一步丧失,半殖民地化更进一步,英帝国主义在西藏的渗透无孔不入,亲帝分裂势力祸害西藏人民,危害祖国统一。

(一)加速了西藏半殖民地化的进程,使西藏人民陷入被剥削被奴役的苦难深渊。第二次侵略战争后,英帝国主义通过强迫我国政府与其签订不平等条约,在西藏获取了严重损害我国主权的一系列特权。经济上开设商埠,强行通商。划定江孜、亚东为商埠,常驻英国商务代表,设立固定的官方机构。军事上在我国领土上驻扎军队。在江孜常驻一个连,在亚东常驻一个排,名义上是商务代表处的卫队。建立为掠夺服务的基础设施。设立邮电设施,从锡金经亚东到江孜,架设电线、兴办邮政,由英国人经营电话、电报、邮政业务。设立驿站,以1904年英军侵略时的兵站为基础,在亚东——江孜沿途的春丕塘、下司马、告乌、帕里、堆纳、多庆、嘎拉、萨马达、康马、少岗、江孜等地设置12个驿站,由英国人管理、经营。住宿驿站的人,首先是英、印进出西藏的官员及随员,其次是印度、锡金的西藏上层人士,一些与英印有特殊关系的西藏商人或其他人员也可住宿,但必须持有英、印驻拉萨总领事馆或亚东、江孜商务代表处签发的住站证。这些在我国境内由外国人建立经营的设施,长期为英、印人员和少数西藏分裂分子进行活动提供了方便条件。在我国领土上建立租界。英国在1908年前后强占亚东的下司马镇为租界,英国商务代表在当地享有类似领事裁判权的权利,直接统治该镇。英、印商人等在当地享有特权。镇里的民事纠纷和案件等均由英国商务代表审理。英国人和印度、尼泊尔商人等的违法活动均受英国商务代表处的保护,西藏地方政府官员和亚东头人无权过问。

英国人垄断了西藏的对外贸易,把西藏变成英国商品销售地和掠夺原料基地,外国商品充斥西藏的市场,这种情形严重削弱了西藏与祖国内地的经济联系。由于内地生产技术落后,运输距离远,运输工具落后,成本和价格高,无法与机器生产的外国商品竞争,西藏与内地的贸易大幅下降。经济联系的削弱,导致政治关系疏远,为政治上的挑拨离间提供了契机。外国商品的大量涌入,破坏了西藏农牧业和手工业正常发展,使西藏经济成为英国经济的附属品。西藏的买办资本与外国资本一同操纵西藏的市场,囤积居奇,巧取豪夺,使西藏的农牧民处于饥寒交迫之中。当时,抗英军民自发编吟的一首民歌唱道:
江孜碧绿的谷盆,
猬集黄发的洋人,
见此可憎情景,
怎有发家之心?!
它深刻反映了西藏人民对帝国主义侵略掠夺无心建设家园的悲愤之情。

(二)帝国主义加紧培植亲帝分裂势力,埋下了西藏分裂动乱的祸根。帝国主义从第二次侵略西藏的战争中认识到,仅凭武力难以达到把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的目的,于是变换手法,开始在西藏上层中寻找代理人,培植亲帝分裂势力。

在20世纪初,藏语中还没有“独立”这个词,所谓“西藏独立”,英帝国主义是始作俑者。1907年英俄两国签订关于西藏的协定,把中国在西藏的主权篡改称为“宗主权”。这是在国际文件中第一次公然篡改中国对西藏地方的主权。1913一1914年英帝国主义一手操纵了旨在制造“西藏独立”的西姆拉会议。会前几个月,英国侵略分子贝尔亲自进藏谋划,向西藏地方准备参加西姆拉会议的代表夏扎•边觉多吉鼓吹“宗主权”具有“独立”的含义,指使夏扎大肆搜罗有关“汉藏疆界”的材料,作为制造西藏“脱离”中国的根据,密谋对付中国中央政府代表的办法。西姆拉会议一开始,在英国人的策划之下,夏扎先抛出提案,首次提出“西藏独立”的要求,提出划定所谓“中藏边界”,“西藏疆域”要包括青海和川滇藏区。在争执不下的情况下,英国代表麦克马洪又提出一个折中方案,把我国的藏区划为内藏与外藏,要求中国政府承认“外藏自治”,“不干涉其内政”,内藏则可由中国政府管辖。会议期间,夏扎私自和英国代表联络,用秘密换文的方式,划定了一条中印边界东段所谓的“麦克马洪线”,把历来属于我国领土的九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划给英属印度。至今这块包括六世达赖出生地门达旺在内的中国领土,仍被外国占领着。英国人得到了通过战争得不到的好处。

1942年夏,为亲帝分裂分子控制的西藏地方政府突然通知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今后有事接洽,须先通过外交局,把国民政府驻拉萨的办事处,同英、尼等国同样视为“外国”代表机构,暗示西藏已成为一个“独立国家”。

1947年3月,英国操纵在印度新德里召开了泛亚洲会议,邀请亚洲所有国家参加。英国指使印度邀请西藏作为独立“国家”参加会议。英帝国主义者在会上作了精心布置,在悬挂的亚洲各国国旗中,把所谓的“雪山狮子旗”作为西藏的国旗,与亚洲各国的国旗并列悬挂,并让西藏的代表坐在主席台上。在会场悬挂的亚洲地图上,竞将西藏划出中国的版图。

1949年6月下旬,西藏地方政府在印度驻拉萨代表处代表黎吉生的策划下,发动了“驱汉事件”,公然驱逐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派藏军包围了国民政府驻拉萨机关,关闭了中央设立在拉萨的电台和学校,限令国民政府驻藏人员、在拉萨经商的汉人和汉籍喇嘛一律离藏。

在英国的苦心经营下,通过拉拢引诱、杀害上层爱国人士等伎俩,在西藏培植了一小撮亲帝分裂势力,不断违背历史潮流,企图把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随着英国的衰落,美国取代英国继续支持“西藏独立”活动。西藏和平解放后,驱逐了帝国主义势力,废除了外国在西藏的一切特权,但是反分裂斗争没有停止。1959年在帝国主义的支持下,西藏反动上层发动了武装叛乱,在国际反华势力的支持下,十四世达赖集团在境外成立了“流亡政府”,制造了一系列分裂破坏活动,严重干扰和破坏了西藏的和谐稳定。当年江孜抗英的炮火硝烟早已尘埃落定,但我们清除侵略者留下分裂遗产的责任尚未完成。今天的反分裂斗争,是中国人民自近代以来反抗帝国主义侵略斗争的继续,涉及国家主权、安全、领土完整和西藏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必须以坚定的意志坚决的行动,彻底打赢这场持续了一个多世纪的战争。
(责任编辑:苏荣春)

最新更新

热点排行

最新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