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西藏社科院.中国   西藏社会科学院.中国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专题活动->江孜抗英斗争110周年->内容

西藏军民英勇抗击侵略者

日期:2014年05月27日11:23 点击数:

                                    华 兴

在祖国积贫积弱的苦难岁月里,西藏也摆脱不了帝国主义的践踏。英国在1888年发动第一次侵略我国西藏的战争后,为了获取更大的利益,又于1904年发动了第二次侵略西藏的战争。在侵略者的淫威面前,西藏人民不畏强暴,奋起反抗。江孜抗英给侵略者以沉重打击,谱写了中华民族热爱祖国、不怕牺牲、誓死捍卫国家和民族尊严的悲壮凯歌。

(一)曲米新古大屠杀。1904年初,英国侵略军到达曲米新古之前,为了争取主动,藏军把驻扎在江孜一带的布防前移,扎林代本的部队在恰鲁到多庆之间的路上布防,门吉林和然巴代本的部队在莎木堆、莎木麦一带布防,拉丁色和朗色林代本的部队在曲米新古一带布防。曲米新古位于堆纳和多庆村之间,其南面是一片开阔地与湖泊相连,其西北面是一座山,一条商道自山脚下经过。藏军在商道上建起了石墙阻止英军。荣赫鹏对我方阵地进行侦察,以高价收买了两个锡金背夫,装扮成牧人潜入我防区,一人被抓,一人逃走,向英军报告了藏军在曲米新古和多庆湖一带的布防。1904年3月21日,由麦克唐纳和荣赫鹏率领的9个大队英军1000余人,带着四门炮、机枪、来复枪,准备向嘎吾一带发起进攻。由于得知曲米新古以北纵深地带有藏军和民兵布防,不敢贸然前进,便施展和谈阴谋。3月31日,拉丁色和朗色林代本离开阵地与英军谈判时,由荣赫鹏拖住藏军指挥官,麦克唐纳悄悄指挥英军将藏军重重包围起来,并爬到藏军阵地背后的山上,占领制高点。荣赫鹏声称,既然要议和,为表示诚意,我军先将子弹退出枪膛,也要求贵军指挥官下令将火枪的点火绳熄灭。藏军指挥官没有受过现代军事训练,不知英军的子弹从枪膛退出后,顷刻之间子弹又能上膛。而藏军点火绳熄灭后,几分钟才能点燃。当藏军按照协议熄灭点火绳后,荣赫鹏要拉丁色一刻钟后缴械。此时的拉丁色代本还天真地认为,自己不开第一枪,英国人也不会开枪的。当一名英军抢夺拉丁色代本随员的枪时,被拉丁色击毙。英军下令开火,而待命的藏军无法点响火药枪。在大炮、机枪、步枪的轰击下,藏军来不及还击便倒在血泊中。英军谈判代表也将藏军谈判代表拉丁色代本、朗色林代本、班禅代表苏康努、汝本康萨即三大寺的一名代表杀害。远处的拉丁色的仆人占堆,见到主人中弹倒地,大吼一声“我们的人被杀了!”拔刀冲过去,当场杀死英军十余人,自己也壮烈牺牲。一些藏军临危不惧,拔剑刺向敌人。仅仅几分钟,这支1500多人的部队,近半数倒在侵略者的枪口下。“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荣赫鹏之流用欺骗的手法屠杀西藏军民,将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就连良知未泯的英国机手也写道:“这场屠杀太令人恶心了。尽管将军命令尽可能地扩大战果,我还是停止了射击。”侵略军的野蛮暴行,更加激起了西藏人反抗的怒火。

(二)杂昌谷伏击战。杂昌谷在康马县少岗乡境内,是帕里通往江孜的必经之地。曲米辛古大屠杀后,藏军集结了4000多兵力,在杂昌谷阻止英军进攻江孜。1904年4月9日,英军30多名骑兵进入峡谷,藏军无作战经验,行进中惊动了敌人,幸好藏军占领了有利地形,土枪、土炮、滚木、石块同时打向敌人。英军急得团团转,无处逃生,最后全部被消灭。峡谷外的敌人用重炮轰击藏军的阵地,并在炮火的掩护下,爬上山顶从背后袭击,藏军奋战达6个小时之久,打死打伤敌军280多名。藏军共伤亡150多人,其中有僧兵总指挥桑罗(哲蚌寺僧人)、日喀则甲本平多等人。一个叫康特莱的侵略军是这样评价康马抗英斗争的:“几十个人会奋起进攻比他们强大得多使他们的斗争成为绝望敌人。拼死命地战斗到最后一个人倒下去。一小部分农民就为保卫一个村庄全体战死,像古罗马的爱国者一样。”

(三)三守扎奎庄园。扎奎庄园位于江孜城东郊约4公里处。北面是拉萨通往亚东的道路,南渡年楚河是乃宁寺,可通往亚东,直接威胁英军的补给线。为了扫清进攻宗山的障碍,切断拉萨至江孜的道路,确保后勤供给线,英军首先攻打扎奎庄园。藏军顽强防守,英军攻了三次。第一次在夜间进攻,没有拿下,双方伤亡不大。第二次英军从两路进攻,由于守军坚决抵抗,并得到宗山和帕拉村守军配合,英军攻了数小时也没有攻下。第三次英军把庄园重重包围,步步紧逼,开始守军不动声色,当敌军猛烈进攻时,觉得决战时刻到了,于是所有士兵脱光上衣,手持大刀一起高喊“一、二、三”冲向敌军,杀敌30余人,把英军赶回江洛兵营,并准备全歼敌人。在进攻之前,扎奎守军与宗山守军共同商定:当江洛英军进攻扎奎时,宗山守军立即进攻江洛敌营,然后扎奎守军从扎奎反击,两面夹击江洛敌人。但是宗山守军没有及时攻打,扎奎守军深感力量不足,又退回扎奎。因怕孤军难支,次日守军退出扎奎庄园,迁到白居寺。

(四)帕拉庄园争夺战。英军占领扎奎庄园后,从康珠山、扎奎庄园、江洛兵营三个方向进攻帕拉庄园。由拉庄园100多名民兵因孤立无援,最后退到白居寺,并入宗山守军。5月3日夜,藏军夜袭江洛敌营后,又夺回帕拉村。5月26日,英军增援部队赶到江孜后进攻帕拉村。英军步兵三个连及部分工兵,带着爆破器材从正面强攻,炮兵占领一个山上的制高点支援步兵。但英军的几次进攻都被守军击退。由于庄园里的房屋墙壁高厚,英军炮兵的榴霰弹失去威力,便采取以工兵爆破一个个房子的方法推进。但英军爆破一次,只能进入一个院子,无法扩大突破口,守军依托有利地形,与英军一屋一院争夺,先后毙伤敌官兵23人。经过11小时激战,守军撤退。英军攻入帕拉庄园后,大肆抢烧,大火烧了一天一夜,帕拉庄园化为灰烬。但英军也付出惨重代价,死大佐1人,大尉3人,兵士数百人。

(五)夜袭江洛敌营。1904年5月初,荣赫鹏分兵进攻卡若拉,江洛敌营空虚。藏军组织决死队准备偷袭敌军,每个决死队员左肩佩带半红半绿布条作为标志。第一次夜袭在拂晓时分,部分决死队来到江洛兵营,被从兵营中出来的5名妓女发现,她们急忙返回报告英军。英军慌忙开枪自卫,偷袭失败。事后5名妓女被处死。5月3日夜,100多名决死队员在前面开路,后面是从宗山、白居寺、紫金寺等地集合起来的1000多名步兵和骑兵,在夜色中包围了江洛兵营。夜袭队员个个争先,英勇杀敌。一名从紫金寺赶来参战的决死队员黑河僧兵米玛索朗赤膊挥刀,冲入敌群,一连杀死几个敌人。杀死一名英国军官时,他愤怒地割下两只耳朵和四肢,丢在地上。这场战斗,使江洛敌军心惊胆寒,英军上校荣赫鹏只带了40余骑兵逃跑。

(六)乃宁寺血战。乃宁寺位于江降城南10公里处,是亚东、康马通往江孜的必经之地。藏军在寺庙的东西山头修筑了工事。藏军住守乃宁寺是截击英军向江孜进犯,并打击向江孜运送给养的军队。驻防乃宁寺的藏军是代本米林巴和民兵首领顿热娃,拥有从昌都地区征调的民兵300人,从林芝地区征调的僧俗民兵500人。1904年6月,英军头目麦克唐纳、荣赫鹏率700多人和500多匹马、骡,用机枪和大炮攻击乃宁寺,遇到顽强抵抗,英军未能攻进寺院。6月20日,英军又攻乃宁寺,守军依托有利地形狙击英军。6月23日,荣赫鹏派出100名骑兵和300名步兵前往乃宁寺增援。英军在机枪、大炮的掩护下,从山上往下攻击乃宁寺。藏北“那仓六部”的14名藏兵挥刀冲向山头,在杀伤数十名英军后,在机枪扫射下全部壮烈牺牲。英军工兵用炸药将乃宁寺的围墙炸开一个大口子,大量英军涌入寺内。工布地区民兵首领阿达尼玛扎巴兄弟二人和康区民兵多朵布等,冒着英军密集的火力,与冲入的英军展开肉搏,阿达尼玛扎巴把英国军官杂尼萨海连同他的枪枝一起劈成两半,大挫英军锐气。藏军血战两个多小时,歼灭英军120余人后,主动撤退,乃宁寺落入敌手。

(七)紫金寺突围战。1904年6月28日,英军200多名骑兵和1000多名步兵在炮火的掩护下,以扇形阵势向紫金寺发起进攻。守卫寺庙部队有19名僧兵、767名藏军和民兵,武器除了一杆台枪、一支洋枪外,其余都是土枪、大刀、长矛。紫金寺没有围墙,工事又被英军的炮弹摧毁,如果死守,有全军覆灭的危险。守军决定突围,试了数次都没有成功。一个民兵自告奋勇带领一队人马冲出包围圈,之后又绕到敌人后面发动突然袭击,英军误认为是江孜的部队增援来了,调转枪口对付突围的民兵,紫金寺的部队趁机突围,开到卡若拉山口。紫金寺一战,藏军牺牲80多名,英军50多名毙命。紫金寺9个扎仓和拥有40根柱子的大殿、9座楼房和60所僧舍都被英军的炮火毁掉。英军占领紫金寺后,将文物洗劫一空,抢走一千多尊铜制镀金佛像、各种珍贵唐卡、用金粉书写的《甘珠尔》佛经等,甚至连僧人坐的长垫子也抢走了。洗劫完毕后,侵略军放火烧掉了紫金寺,幸存下来的普通僧人失去住所,只好到处流浪行乞。我们现在看到的紫金寺是重建的。

(八)宗山保卫战。攻占紫金寺后,英军从东、南、西北三面包围了江孜,切断了通往拉萨、日喀则的道路,切断了宗山的水源,并准备攻击市区。十三世达赖喇嘛派噶伦宇拓、仲译钦波和三大寺代表,于7月1日到江孜与荣赫鹏会谈。荣赫鹏提出限藏军于7月5日撤出江孜,遭到拒绝后,英军于7月5日上午开始向江孜城区发起总攻。进攻江孜城区时,一名英军大尉被击毙,晚七时江孜城区失守。7月6日,英军以密集的炮火猛烈轰击宗山,遭到守军的坚决还击,英军死伤惨重,虽有优势的装备,但仍然不敢靠近宗山。一名藏军在取火药时,将点火绳掉在火药库里,引起爆炸,守军失去了坚守的弹药。英军使用大口径的火炮,在江孜城堡轰开一个缺口,组织步兵冲锋。守军用石块、木棒、藏刀等与敌人肉搏,有的士兵抱着敌人一起滚下宗山。由于伤亡过大,守军一部从北面突围,一部从西南方向的悬崖上用绳子吊下来,冲出包围。来不及突围的,全部从西北面的悬崖跳下,以身殉国,没有一人向侵略者投降。

(九)卡若拉守卫战。江孜陷落后,侵略者的刺刀指向拉萨。卡若拉在江孜之东约70公里处,是江孜到拉萨的必经之地。守军1000多人在山上修筑了工事,在山的西坡隘口设有两个哨卡,日夜进行巡逻。7月17日,哨兵发现从仁热龙方向开来的敌军先头部队,有步兵和骑兵。守军立即做好战斗准备,待敌人进入伏击圈后,开枪迎敌。由于工事坚固,敌人数攻不下。英军为了扫清进军拉萨的障碍,付出了巨大代价才攻下卡若拉藏军驻点,一部分来不及撤退的士兵躲在山涧和岩石缝里继续抵抗,最后剩下的人跳下悬崖壮烈牺牲。

以上九场战斗,虽然以失败而告结束,但给英军以重创,沉重地打击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使荣赫鹏之流看到了西藏人民不畏强暴、不怕流血牺牲的顽强战斗精神,使其用武力摧毁西藏人民意志的梦想化为泡影。
(责任编辑:苏荣春)

最新更新

热点排行

最新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