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西藏社科院.中国   西藏社会科学院.中国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社科综合研究->社科文载->内容

史学家恰白•次旦平措:坚持真理的历史老人(一)

日期:2013年11月11日11:05 点击数:

2013年8月16日,西藏自治区人大发布讣告称: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同党长期合作共事的坚定爱国主义者、西藏自治区第六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副主任恰白·次旦平措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拉萨逝世。

据生平介绍,恰白·次旦平措在改革开放以后,开始了职业学术生涯,通过近三十年如一日的刻苦学习,潜心钻研,在其学术活动中,除推出系列相关研究成果外,诗作《冬之高原》曾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1989年完成《西藏简明通史·松石宝串》,先后荣获“国家图书奖”、“藏学研究珠峰奖”等。

在西藏社科院科研处一间俭朴的办公室里,我见到年逾七旬的原社科院副院长、藏学家何宗英先生,何先生自称是恰白·次旦平措先生的学生:“我跟他一块学了三十年,他的为人和学术都堪称是楷模。他待人非常温厚,非常诚实,非常谦虚,参加工作六十年,思想一直没有变;他在学术上不迷信权威,有很多创新;他帮助别人,教育别人非常主动,循循善诱,诲人不倦。我1982年开始跟先生学习,当时他已是副院长,我只是一般工作人员,我们年龄相差近二十岁,但请教问题他从来没有推辞的时候。后来先生退休搬了家还主动告诉我地址,说有事情随时找我。我没有什么能报答先生的,所以每年年终藏历新年的时候,我就给老先生送点酥油牦牛肉等简单的礼物。可是每年中秋节的时候老先生还给我回送礼物,我说哪有老师给学生送礼的,您可不能那样。先生慈祥地笑着说‘哪能光我要你的东西,我们是民族团结嘛’。可以说在各个方面他都是我终生的老师。”


              史学家恰白·次旦平措:坚持真理的历史老人 (资料图 拍摄于2010年)

一个坚持真理的历史老人

恰白·次旦平措先生被公认是西藏新史学的奠基人和开拓者。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研究员、总干事拉巴平措在评论恰白先生藏学巨著《西藏简明通史》时说:藏族是一个非常重视历史、尊重历史的民族。过去的许多历史著作,由于作者受阶级的、宗派的、时代的局限,在史料的取舍、人物的评价、事件的叙述上,都有诸多偏颇,这是可以理解的。而《西藏简明通史》则在大量搜集、翻阅资料的基础上,尊重历史、尊重事实,客观公正地进行比较和研究,使西藏历史研究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实事求是、坚持真理是恰白先生恪守终生的学术原则。

恰白先生后来回忆,“那是一次有关大昭寺历史的座谈会上,自治区统战部领导主持会议,我在会上宣读了这篇文章。以前的各种史书中说,建大昭寺时有山羊驮土填平了卧塘湖,白天由人修建、夜晚由神鬼修建等等,总而言之,大昭寺是天然形成的。针对这些说法,我进行了批判和辩驳,否定了那些说法。我认为大昭寺是劳动人民修建的。当时,参加会议的一些代表对我的观点大不以为然,把我骂得一塌糊涂。由于开会之前,赤耐部长已嘱咐过我,对于任何批评都不要回应,所以我只是坐在那里听,一言不发。他们说,‘你连《柱间遗教》和《玛尼全集》这样重要的西藏史书都不承认,企图毁灭西藏的历史。’还说我是‘披着羊皮的狼’,骂个没完没了,就像文化大革命中批判阶级敌人一样,哈哈,几乎把我送到被斗争的席位上。我宣读完文章,看到大家都很激动,赤耐部长在最后总结时说:今天的座谈会是在区统战部的安排下召开的,大家的意见仅是个人的看法,我们党的原则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赤耐部长的表态,使我放下心来。我又坚持不懈地对西藏的历史进行研究,写出了《聂尺赞普本是蕃人》等大量文章。”

被称为西藏最早的史书“五册书”,也称《五史鉴》即:《瑜伽喇杰鉴》、《桑玛玉若鉴》、《傣玛古泽鉴》、《桑布郭恩鉴》、《颡佤恰甲鉴》。后世宗教源流的史书中,却很少引用这些书的内容。恰白先生说,由于这都是苯教的说法,所以都被认为是错误的,是与佛教的主张不兼容的。那是由于佛、苯两大宗教彼此存在巨大偏见所造成的。虽是神话,却表现了西藏古代的很多真实历史,是对研究西藏原始社会历史非常有用的参考资料。总之,由于教派偏见的影响和统治阶级上层建筑的需要,佛教得到了大力弘扬,而苯教及其著作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和破坏,这就是当时史学界根本没有坚持真理勇气的一个明证。

今天,我们到任何一家书店搜寻西藏历史名著《西藏王统记》,“作者”均为萨迦·索朗坚赞。但是恰白先生根据自己的研究得到相反的结论。他说:关于这本书的作者是谁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日本藏学家山口瑞凤发表论文认为《西藏王统记》的作者是萨迦·索朗坚赞。但是,第五世达赖喇嘛和隆堆活佛的著作里都说《西藏王统记》是拉萨大昭寺香灯官列白西绕所著。

“据我考证,说这部史书是由萨迦·索朗坚赞所著是不对的,在该书的跋里写有‘著于土龙年’。如果计算年代,那么在前一个‘土龙年’,索朗坚赞上师是18岁;如果在后一个‘土龙年’,则该上师已圆寂13年。不仅如此,在他的传记里也记载着,他于18岁时才出家,并到萨迦寺学经。所以,我认为是在萨迦·索朗坚赞圆寂13年后的‘土龙年’,由拉萨大昭寺的香灯官列白西绕撰写了那部史书。但是,可能该书中有很多索朗坚赞上师的言论,为了使人们都信仰和相信那本书,便假托该书是索朗坚赞上师所著,这是有可能出现的情况。第五世达赖喇嘛撰写的《拉萨神变大昭寺目录——水晶宝鉴》中说,‘大昭寺的弥勒净面殿中有香灯官(《西藏王统记》的作者)列白西绕的灵塔。’同样,在隆堆活佛的全集里,也主张该书由香灯官列白西绕所著。”

   
           恰白先生(中间带帽者)参加学术研讨会(资料图)

1992年,国际藏学会在挪威召开,恰白先生也参加了会议,并在会上宣读了那篇论文。日本学者山口瑞凤在会上说,《西藏王统记》跋里所说的“土龙年”应是“土蛇年”之误。恰白先生则向他详细地讲明道理,解释“土龙年”并非“土蛇年”之误。但是他不接受。

“《西藏王统记》这本书由两个出版社出版过两种版本,这两种版本的跋里,也都写着‘著于土龙年’,而没有写著于其他年代。所以,史书中关于著作年代的记载是不会错的。”恰白先生还认为,香灯官列白西绕可能曾经当过萨迦?索朗坚赞上师的徒弟,在学经期间所记的笔记、可能引用到《西藏王统记》中。为了使后世人信仰该书所以在封面上写了萨迦·索朗坚赞著。

挪威的藏学研讨会结束后,山口瑞凤给恰白先生来了两封信。山口瑞凤在信中仍然强调《西藏王统记》真正的著作年代是土蛇年。后来,恰白先生对这个问题再一次进行了研究,写了一篇文章《再论<西藏王统记>的作者是谁》,发表在《西藏研究》上,在原来那篇文章的基础上,又补充了一些新发现的资料,再一次表明《西藏王统记》的作者是拉萨大昭寺的香灯官列白西绕。

西藏传统史学中这样的谬误很多,“我们必须正本清源,才能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文章来源:中国西藏网)
(责任编辑:苏荣春)

最新更新

热点排行

最新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