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西藏社科院.中国   西藏社会科学院.中国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专题活动->迎接学习党的十八大->内容

次仁加布:大力推动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日期:2012年12月10日10:50 点击数:



    党的十八报告的第六个部分明确提出了要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并凸显了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在我们党今后领导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体布局中的重要地位。为此,宗教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次仁加布接受了宗教研究所学术秘书次仁顿珠的采访。

问:你作为西藏著名的藏学研究者,请谈一下学习十八大的重要性?

答:认真学习和深刻领会十八大精神,是摆在我们西藏哲学社科工作者和藏学研究工作者面前的首要政治任务。学习好、研究好、宣传好、贯彻好十八大精神,是推动我们哲学社会科学和藏学发展的根本保证。我们要正确把握党的十八大主题,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围绕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目标,坚持求真务实、改革创新,推进西藏哲学社会科学和藏学事业新的繁荣发展。尤其是,把党的十八大精神学习好、宣传好、研究好、贯彻落实好是我们西藏哲学社科学研究者的一件大事,要把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为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的聚焦点、着力点、落脚点。我们藏学和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者要把学习宣传和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精神深入开展下去。要组织引导每一位专家学者学习领会好党的十八大精神,学深,学透,学有所悟。

问:请谈一下十八大精神如何贯彻落实到自己的实际工作?

答:作为西藏传统文化研究领域的研究者、实践者,应该大力弘扬理论联系实际的学风,学以致用,坚持以“十八大”精神指导西藏文化发展的实践,把我所每一位研究人员的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十八大”精神上来,凝聚社科院的力量,不断为文化继承、弘扬和传播西藏优秀传统文化多出成果、快出成果和出好成果为西藏的文化建设事业做出贡献。

问:十八大报告凸显了社会主义文化建设,你对此有何看法?

答:党的十八大报告凸显了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在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中重要地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社会主义强国的重要体现。 十八大报告指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必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建设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文化建设必须面对的现代化、世界性和未来性;现代化文化与传统文化、世界文化与中华的重要组成部分藏文化、未来文化与当下文化等三者的关系。在此也必须强调文化建设必须关注文化内在的民族性、科学性和大众性建设;要处理好:本民族文化与外来文化、科学文化与非科学文化、大众文化与先进文化等三者的关系。

问:请问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在未来的科研工作中如何发挥自己的作用?

答:围绕增强西藏文化整体实力和竞争力,充分发挥哲学社会科学和藏学研究者在文化传承创新中的作用。哲学社会科学是西藏文化软实力的重要内容,文化传承创新是哲学社会科学和藏学研究机构的重要功能。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和藏学事业,必须把文化传承创新作为义不容辞的重要责任。要培养和树立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弘扬西藏的优秀文化传统,弘扬中国共产党人在90多年的奋斗历程中形成的革命文化传统,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要增强西藏社科院的文化创造活力,学习借鉴国内外一切优秀文明成果,不断推出更多代表国家水准、具有世界影响、经得起实践和历史检验的优秀研究成果。
 
    问:贯彻落实十八大精神的过程中宗教所怎么办?

答:以深入实施“宗教研究所十二五科研规划”为依托,加快推进宗教所研究的创新体系建设,十八大明确提出了建设哲学社会科学创新体系的任务。我们一定要加大“科研规划”的实施力度,大力推进学科体系、学术观点、科研方法、科研组织方式创新,不断消除制约发展和创新的体制机制障碍,努力走出一条充满活力、富有效率、更加开放,具有中国特色的理论研究和学术创新之路。

问:你认为如何举好爱国旗帜?

答:西藏自古以来是伟大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全国56个兄弟民族的重要组成部分。西藏各族人民之所以能够融合成为团结的整体,并经历几千年的变故与动荡而永不分离,根本原因就是爱国主义的向心力和凝聚力起着作用。社会主义新西藏的成立,使西藏社会发生了质的变化,实行了民族区域自治,在西藏历史上第一次真正消除了民族歧视,实现了民族平等和各民族的大团结,西藏各族人民真正成了国家的主人。如今的西藏,各民族交往与合作的密切程度,是以往任何时候都无法比拟的,这是高高举起爱国旗帜的结果,由于西藏各族人民有了永恒不变的爱国心,因此有力地促进了西藏经济和文化的迅速发展,大大提高了西藏经济的发展和文化的繁荣。

问:请你谈一下当前在西藏民族团结的重要性?

答:各民族的紧密团结符合西藏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民族问题是社会总问题的一部分,具有普遍性、长期性、复杂性、特殊性、国际性和重要性,关系到西藏的治与乱,关系到西藏社会的进与退,关系到西藏人民的福与祸,只有处理好这一问题,各民族才能团结和睦,经济、社会才能快速进步,人民才能安居乐业。在长期的社会实践中,西藏形成了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形成了以藏族为主的各民族和睦相处、和衷共济,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良好局面。始终高举民族团结的旗帜,要求我们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珍爱民族团结,像保护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民族团结,自觉捍卫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捍卫中华民族的最高利益,严厉打击民族分裂主义,建设小康西藏、平安西藏、和谐西藏、文明生态西藏。

问:结合十八大精神的学习,请谈一下你对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问题请简短介绍下西藏宗教工作的现状?

答:随着平叛改革的进行和西藏宗教赖以存在的阶级根源不复存在,随着政教的彻底分离,西藏宗教的政治本质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被宗教束缚的人们的精神有了彻底的变化,这些变化是,西藏宗教在一千多年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所未有过的带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变化。广大翻身解放的信徒们和宗教界爱国人士拥护共产党的领导,拥护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享受正确的宗教政策带来的幸福美满的生活。宗教信仰者和不信仰者之间的矛盾是人民内部的矛盾,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西藏社会主义社会为发挥宗教的积极因素、抑制消极因素创造了有利条件,使藏传佛教社会作用中的积极面得到支持和鼓励,消极面得到约束和抑制;并时刻推动西藏宗教走向与社会主义社会更加相适应的正确方向。但是,达赖集团在反华势力的挑动下,甘当国际敌对势力的工具,公然破坏藏传佛教的正常秩序,把藏传佛教界作为他们渗透,甚至对抗政府的对象,严重践踏了佛教的教义教规,这种矛盾已经成为对抗性质的敌我矛盾,严重干扰了我区的经济社会发展,成为宗教领域中分裂的焦点,对此我们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

问:请你谈谈藏传佛教如何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问题?

答:众所周知,藏传佛教是一种古老而悠久的社会意识形态,也是一种文化现象,更是社会发展的产物,同自然一样有其产生、发展、消亡的规律,它是一种社会现象。宗教的产生、发展、消亡必须同社会发展所具备的条件相适应才能同步实现。在西藏藏传佛教要与西藏的现实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是它的依托和归宿,也是它的前途和希望。这是在它自身的发展史中早已证明了这一点的了,自从吐蕃王朝时期已证明,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最早传入吐蕃的佛教为与当时的西藏社会相适应,它以“渗入王室于治善道”来适应吐蕃政权;灵活运用和吸收吐蕃传统文化民间思想来解释自身教理和戒律,以与苯教为主流的多元文化相适应和会通。通过发挥苯教思想和吐蕃社会化功能来与吐蕃社会的各个阶层相适应。也就是这样才有藏传佛教的存在的历史。纵观藏传佛教历史的发展存在就是历史上与社会相适应发展的结果,一切逆历史潮流而动的西藏宗教,都会被社会发展的潮流所吞没、消失。一切适应者会生存、发展,这是事物发展的规律,也是历史的辩证法,即适者生,道者亡。无论何时,要认真贯彻党的宗教工作方针、政策,充分发挥宗教界人士的作用,协助有关部门建立健全藏传佛教寺庙管理长效机制,积极参与寺庙法制宣传教育,切实做好宗教工作,促进宗教和睦、社会稳定,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很多宗教界高层人士也一再指出,西藏的宗教界一定要进一步服务科学发展,以更多的精力维护稳定、发展经济、勤劳致富,共同创造更加美好的生活,要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弘扬爱国爱教、团结进步、服务社会的优良传统,大力倡导宗教和谐,发挥自身独特优势,积极参与社会矛盾化解活动,社会和谐稳定,要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和《宗教事务条例》,加强宗教自身建设,培养造就一批宗教上有造诣,群众中有威信,更好地发挥宗教团体联系信教群众的桥梁纽带作用。

问:你认为藏传佛教育西藏的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要具备哪些条件?

答:关于藏传佛教如何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问题上,对于藏传佛教来说,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应该具备三个重要的条件,一是,从佛教的本质可以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佛教的精髓是“大慈大悲”,佛教的准则是“不伤害任何生命”,佛教的特点是“恶行自断”,佛教的宗旨是“普渡众生”。所以,如果真的依照佛教教义作为自己的行为规范的话,就能够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并为自己所处的社会和人民做出贡献。二是,从社会制度来讲完全可以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众所周知的,西藏民主改革后进行了政教分离,对佛教来讲符合佛教的性质,成了净化宗教的好事,正如佛祖释迦牟尼,虽然出生与高贵的王族,可以终生享受荣华富贵,可是他对尘世的不平深恶痛绝,毅然决然地放弃舒适的王子生活,探究佛法,化缘为生,苦修正果,达到觉悟的境界。可是,有些后来者却总是垂涎权贵,与佛教的宗旨背道而驰,成了世人的笑柄。在西藏的历史上诸多高僧大德或各教派的创始者都是德高望重的宗教领袖,与世俗权势相争毫无相干,诸如,宁玛派、噶举派、噶当派和格鲁派的创始者。三是,从党的宗教政策和法律法规上来讲,我党的宗教政策是完全正确的,这就是归结为四句话,也就是,“全面正确地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加强对宗教事务的管理、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主义社会相适应”。国家制定《宗教事务条例》,更为信教群众的利益提供了具体的法律保障。相适应的核心是爱国爱教,宗教界人士要高举的是“爱国爱教旗帜,需要努力的是“团结进步”,要大力做的是“护国利民”。要弘扬藏传佛教“爱国爱教”的优良传统,为国家的统一和各民族的团结进步做出贡献,宗教走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道路才有光明的前途。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就是按照党和国家的宗教政策,形成和睦、和谐、和乐的宗教氛围,使宗教自身在社会中产生的影响和好的形象。

问:你对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工作有何新的思考?

答:在我区建立寺庙管理和宗教活动新秩序,不能仅仅采取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局部性对策,仅仅满足于隔靴搔痒、浅尝辄止的表层性措施,要把西藏宗教工作的长期性、群众性、复杂性、艰巨性和全局性的战略高度建立在寺庙管理和宗教活动新秩序上。从影响寺庙和全区社会稳定的突出问题入手取得突破,要从源头上加强寺庙和宗教事务的管理,应符合自身的特点和客观规律,依照实际情况,标本兼治,重在治本,真正实现从被动应付到主动治理转变。

问:请你谈一下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要点?

答:无论何时,藏传佛教要高举“爱国爱教、团结进步”的旗帜,树立与有中国特色,西藏特点的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与中华民族伟大振兴的历史潮流相适应的观念;要围绕新的历史使命,在尊重藏传佛教自身规律的前提下,积极探索,对现有西藏佛教团体、佛教组织、佛学院和寺院的结构与机制加以合理调整,实现良性互动。藏传佛教事业的发展当以弘法利生为主,这也是适应社会主义社会的需要,二十一世纪弘法利生的主体将呈多元化,方式将更现代化,藏传佛教与西藏现实社会之间应该有一种“创造性的张力”,作为藏传佛教来说,应全面、深刻地了解西藏的社会现状和什么是中国特色和西藏特点的社会主义,把握当今世界趋势,要致力于发掘自身的宝贵精神资源,培养一批有僧德僧格、有学问的骨干精英,同时,也应学习某些藏传佛教在适应社会方面的经验,学习现代会计制度,改进藏传佛教的寺庙管理制度等。另外,藏传佛教道德有助于社会主义个人道德品质、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和家庭道德的建设,具体可以体现为藏传佛教道德对于社会道德的资源作用、促进作用、补充作用、强化作用、借鉴作用、净化作用、提升作用等等,并且,从道德关系论角度来谈,藏传佛教道德有助于人们正确处理人与自我、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这四种道德关系,而这正是社会主义道德建设的基本要求。

问:最后请谈一下今后的打算?
 
    答:今后我所在开展研究工作的实际过程中,必须认真学习党的十八大精神,时时深刻领会党的十八大主题,并必须紧密联系西藏文化建设实际、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实际,为服务于西藏长期稳的实际,一定坚持以重大现实问题为主攻研究方向,加强对全区宗教的全局性、战略性、前瞻性问题的研究,充分发挥理论先行、引领、破难、聚力的作用,更好地为区党委和政府决策服务,起到名副其实的“智库”作用。
(责任编辑:苏荣春)

最新更新

热点排行

最新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