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西藏社科院.中国   西藏社会科学院.中国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社科综合研究->社科文载->内容

“中国话语”变迁与构建

日期:2012年04月27日11:03 点击数:

竹立家

中国作为一个大国,要确立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话语权,构建并形成自己的话语体系,就只能是以“公正”为核心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话语”讲话,并按照“公正的世界”和“公正的社会”思考人类和中国的未来。

  构建话语体系的现实背景

对中国现实“发展文本”的理论解读,是当代中国乃至世界范围内学术研究的中心话题。这主要是因为中国作为一个“巨型国家”的复兴,无论是从历史和现实的任何角度来看,都是21世纪人类文明史上的重大事件。特别是在一个信息化和全球化时代,对文明发展和整个世界格局的冲击及影响已经超出了现有的、流行的“理论框架”的解释范围。从理论上讲,我们到了一个必须面对中国复兴的现实,从国内国际两个方面,对中国发展的社会主义本质、发展路径、发展的文明价值、发展的世界意义等诸多方面进行理论梳理、分析、敷陈的重要时刻。换句话说,我们到了必须构建自己的“话语体系”,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话语”说话的新的历史阶段。

大约40年前至今,这个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发展与进步理念,基本被“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所左右,特别是“苏东剧变”以后,随着社会主义的发展出现困境,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受到质疑,这种“以自由为核心”的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就成为主流意识形态,影响到世界各个角落,一时间似乎人人都变成“新自由主义者”了。“公即坏、私即好”及“市场的神圣性”的改革理念被许多国家所接受,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与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关于人类文明发展的“意识形态争论”归于沉寂,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以“新自由主义”的形式重拾“优势话语权”。

但目前的历史演变,有两件事改变了人们对这个世界的观感:一件是资本主义世界这几年流行的经济危机及社会不公正的加深,现在也没有好转的迹象;一件是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大国的兴起,不但在改变着世界的地缘政治格局和经济发展的重心,而且也冲击着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话语权”优势。改革开放30多年的社会主义建设实践,重构了中国社会主义社会的“合理的现实性”,为人类文明的发展与进步提供了一种新的选择,为中国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话语”讲话提供了“现实的基础”。中国作为一个大国,要确立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话语权,构建并形成自己的话语体系,就只能是以“公正”为核心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话语”讲话,并按照“公正的世界”和“公正的社会”思考人类和中国的未来。

  三个30年的“中国话语”变迁

进入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随着国内外发展环境的变化,中国改革的“阶段性”特征非常突出。可以肯定地说,中国改革步入一个新时期、新阶段,中国正式步入“后改革”时代。改革的内容、目标、任务、方法等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和问题也发生了变化,到了从“战略转型”的高度,即从目的性、整体性、长期性、全局性和重要性思考改革大局的时候了。对“改革文本”的解读不能简单地以“问题”为导向,使改革呈现“碎片化”现象,“按下葫芦起了瓢”,给人一种改革处于无序、无果的循环状态的印象。本着对历史和国家民族负责的精神,我们必须用“战略思维”思考中国改革大势和未来走向,强调以“公正”为核心价值的中国改革的社会主义性质,并在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指导下进行。

从理论体系、概念框架、话语形式,乃至要解决的现实问题来看,我把从1949到1978的第一个30年概括为“以政治为中心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目的是要解决社会主义政权的建设、稳定和发展问题。在前三十年我们讲意识形态,注重政治价值,思路很清楚,我们的叙事框架和概念体系就是讲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对立。我们是在马克思主义的话语体系中讨论中国的发展走向问题,在实践中我们学习的是苏联模式。后来到文革后期,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特别是中美苏三大国关系的变化,我们讲三个世界理论,用“三分法”代替对世界的“两分法”。三个世界理论就有点淡化意识形态,这是国际关系格局变化使然,但这为下一个30年改革开放清除了一些意识形态障碍。


最新更新

热点排行

最新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