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西藏社科院.中国   西藏社会科学院.中国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专题活动->根敦群培与恰白.次旦平措学术思想研讨会->内容

根敦群培与恰白•次旦平措全国学术研讨会论文摘要之六

日期:2011年10月11日09:41 点击数:

一部厚重的中国地方通史
——谈恰白•次旦平措主持编著《西藏简明通史•松石宝串》的治史精神(摘要)

西藏社科院  王春焕

【作者介绍】王春焕  西藏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所副所长、副教授
     中国地方通史研究成果丰富,其中少数民族学者的地方通史研究成果尤为可贵。西藏藏族专家恰白•次旦平措等几位先生呕心沥血著述的《西藏简明通史•松石宝串》就是其中的一部中国地方通史巨著,在全国范围知晓的人越来越多。

    恰白•次旦平措先生主持编著《西藏简明通史•松石宝串》,在西藏学界和全国乃至国际藏学界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并获得国家最高图书奖,有关领导、专家、学者予以了极高的评价。适逢根敦群培与恰白•次旦平措学术思想研讨会召开之际,作为一个历史学学习的晚辈,出于对恰白等学者的崇敬之情,从一部厚重的中国地方通史角度,想对先生们的治史精神作点评述。

《西藏简明通史》是一部编年体地方通史,全书分为:西藏远古史、悉补野王统世系、吐蕃赞普王统世系、西藏分裂时期、萨迦巴统治时期、帕木竹巴统治西藏时期、甘丹颇章政权统治时期七个部分。作为以通史标注的地方历史研究成果,《西藏简明通史》与连横编《台湾通史》、周勇主编《重庆通史》(重庆出版社,2002年版)、何仁仲主编《贵州通史》(当代中国出版社,2003年版)等在编目上有别,《西藏简明通史》以西藏地方政权演变为基本线索,而其它通史以中央王朝政权演变为基本线索;前者描述西藏地方政治、经济、文化等情况以及地方政权与中央王朝政权的关系,后者描述中央王朝政权之下当地地方政治、经济、文化等状况。这些通史的共同点是都从地方远古状况的源头说起。开始初读《西藏简明通史》篇目有点担忧:这样的基本线索会不会写成一部西藏独立的历史,可通读完全部内容后,才懂得恰白等先生著史的方法和精神,进而消除担忧。近代以来,研究西藏历史的著述恰白先生等不是唯一,也不是最先,英国人贝尔著《西藏今昔》(1924年出版)、英国人黎吉生著《西藏及其历史》(即《西藏简史》,1963年出版)、旧西藏政府官员夏格巴著《西藏政治史》(1967年英文出版),他们也是从西藏远古历史说起,但取史料为其目的所用,不能客观反映西藏历史的原貌,都把西藏的历史写成与中国历史相对的独立史了。藏族简史组编写《藏族简史》(1985年出版),赵萍、续文辉编著《简明西藏地方史》(2000年出版),周毓华、彭陟焱、王玉玲编著《简明藏族史教程》(2005年出版)等,他们都以中央王朝政权(中央政府)为基本线索,大多运用汉文资料描述西藏的政治、经济、文化等状况。而恰白等学者则以西藏地方政权演变为基本线索,运用藏文原始史料勾勒出中华民族多元一体、西藏地方逐渐与全国走向融合、结合成政治一体化国家的历史轮廓,以文字语言再现出西藏地方几千年的历史变迁,以科学探究精神揭示出西藏成为中国一部分的历史规律。他们采用编年体方法著史,又采用纪传体方法描述历史人物和事件,在记人叙事中描写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社会以及民族间的交往交流等等,栩栩如生,生动活泼,令人悦读,可堪称一部厚重的中国地方通史。云南诗人于坚在电视节目中说:“这本通史与我通常见过的不同,里面有故事、歌谣、史料,相当好看。作者叙述历史的口气像一个老人在讲过去的故事,很少判断或加入概念,只是平静有力的叙述。一本历史书读了两遍,在我的阅读史上绝无仅有。”能够将西藏通史这样严肃而重大的题材编写的这样吸引读者,可见其独特的社会价值和文化价值。

 随着先生的笔脉,通读《西藏简明通史》可进入一种境界,从通史全貌中可看到藏民族与中华民族其他成员融于一体的脉络,看到西藏地方起伏的变迁;可看到西藏地方形形色色人物的聪慧,也有平庸之人;可看到古战场的刀光剑影,也可看到各民族间融合友好的画面;一幅真实的历史写卷,让读者倍加感叹,对中华民族重要成员藏族及其先民史迹的认同感、亲和感油然而生。

先生有独特的治史方法。第一,遵从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从由分散走向一体的历史脉络,揭示出西藏地方与祖国其他地区走向统一的轨迹,以史实说明西藏历代政权及其统治者是主动与中央王朝联系或主动归属的过程。先生把西藏地区作为中国的一个部分从远古时期叙史,用具体史实详细描述出西藏这个中国历史的源头之一如何与其他地区相汇聚形成统一的多民族国家。这样叙述西藏历史进程和西藏与祖国的关系,涓涓流淌,河曲九折终归大海,让人可信可亲。第二,科学使用史料,先生认为:一要充分挖掘整理藏族本民族的历史文献,因为其中记载了当时的作者以及同时代凡人亲眼见到的东西;二在西藏史学研究过程中要做到客观公正,除重视本民族历史文献外,还要参考其他民族书写的历史资料,如汉族、蒙古族、西夏等历史的史书中与西藏有关的资料,以及敦煌文献记载的有关西藏的内容;三要充分利用考古成果研究西藏历史,这是一个非常重要、不可或缺的方法。先生这样选用史料比较科学而全面,反映真实的史实。第三,创新体例,略知西藏历史的人都知道写好一部西藏通史真不易,西藏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史籍浩如烟海,历来都重王统记、宗教史等传统史学,写西藏通史既要熟悉史籍和传统,又要懂得现代史学方法,恰白先生做到了传统与现代的结合,继承了藏族史学的传统又体现出现代史学的观念,在全书中采用了编年体体例描述西藏地方政权演变的全过程,又运用了纪传体方法记述西藏历史上的重要人物和重大事件,在重要人物中不仅有历任王权掌握者,还有为西藏经济、宗教、文化做出重大贡献的贤哲们,反映出西藏清晰的政治脉络。先生采用多种体例的结合方法,奉献给读者一部非常有可读性的地方通史,克服了一些史家刻板的著述弱点,我是第一次读到这样的通史。

在恰白先生主持编著的《西藏简明通史》及其系列学术论文中,都体现出先生治史的高尚精神境界。两千多年前我国西汉王朝史家司马迁,以“一家之言”的风格,客观地记录了五帝至汉武帝时期的历史,他虽受腐刑,却不以个人恩怨记述历史,开创史家求实之精神,令后世无比敬仰。而恰白先生虽可能还是是一个受宗教影响较深的学者,却不因自己的信仰而左右历史的著述。他在接受采访谈及《西藏简明通史•松石宝串》一大特色是尊重客观事实,摆脱神学史观影响时说:“主要是因为我们剥掉了藏族历史的神话外衣,还历史以真面目。以前很多藏族宗教渊源、派别等史书具有浓厚的宗教色彩。可研究历史,必须以唯物辩证的眼光去看待和认识,不能把自己的宗教信仰当作衡量历史的天平。虽然西藏历史离不开宗教,但历史不能等同于宗教史。”先生的治史指导思想十分地明确,他说:“写一本历史书,指导思想很重要,没有指导思想,等于一个人没有骨头,等于一座房子没有支架。前辈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史书,大都是王朝史、教派史、家族史,还有地区、寺庙、部落的方志。这些书确实保存下了非常丰富的史料,很有生动有趣的故事,但是这些史书都有浓厚的宗教色彩,有的本身就是宗教源流,人和神不分,宗教和历史往往纠缠在一起,弄不清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哪些是史实?哪些是幻觉?我们必须进行认真的对比、分析、去伪存真。时代的局限,教派的偏见,在史书上更是比比皆是,我们只有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指导,才能写出一部能如实反映西藏历史进程,以及西藏和祖国关系的书。”恰白先生 “把藏族史的研究在广阔的领域内从人文科学进一步引向了历史唯物主义。”他以个人的思想境界带来的是地方史研究的重大进步,体现出他对民族传统文化的科学态度。除此,他作为一个少数民族学者也打破了传统治学的观念,站在中华民族的立场上阐释西藏历史,以史促进民族团结、国家统一,闪烁着浓厚的和谐思想和爱国主义精神。先生治史谦恭,他们查阅几百种资料,又剥离掉神化内容,按照西藏地方政权世系写出了较完整的西藏通史,却认为还有不尽人意的地方,在出版书稿时强调一定要标注“简明”二字,先生在接受访谈时认为仍要进一步完善,他说:“这部书现在已有人的雏形,要把它培育成五脏俱全的完备的人,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第一,有关汉藏关系方面的内容,由许多汉文资料可资借鉴,需要加以补充。第二,从编著这部书的目的出发,本书在内容上多倾向于政治事件,在宗教方面也有众多史料可以借鉴。而这部书缺少的是西藏经济及其相关内容和知识,比如藏区的天文、地理、环境、气候变化以及农业生产状况和各种社会制度下的生产发展等等,这些都需要补充。”[14]正因为先生治学严谨且史德高尚,才能完成这样一部地方史巨著,让世人敬仰。

 司马迁说:“君子所贵乎道者三: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 “三立”是司马迁的人生观。在恰白先生的治史过程中也体现着“三立”的人生境界,这部地方史巨著中显现出先生的人品和史德,以史明鉴后人,以史留存思想,不仅是西藏历史研究和藏学研究的巨大成就,而且是中国地方通史研究的巨大成就。恰白先生不仅是西藏史专家和藏学家,而且是中国地方史史学家,他的一生为西藏历史研究、藏学研究和中国历史研究都作出了重大贡献,应彪炳史册!(责任编辑:琼华、苏荣春)


 

最新更新

热点排行

最新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