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西藏社科院.中国   西藏社会科学院.中国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专题活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内容

潜研地质 造福百姓——西藏第一位工程院士多吉的口述记

日期:2011年10月08日10:31 点击数:

文字整理: 斯伦•达瓦次仁

几十年来,我默默地守候着自己的故园,用智慧与勤劳挖掘出既富饶又贫穷之地的一个又一个传奇故事;凭借着对事业的执著和对理想的追求,在这片缺氧的土地上创造了许多像“羊八井”那样的奇迹,为中国的高温地热资源勘察研究贡献绵薄的力量,这也是我人生的目标。

一、求学与机遇
    1953年9月,我出生在西藏山南地区加查县一个偏僻的山村,父母都是普通农民。1974年,我走出了父辈们从未离开过的山村农舍,走进了梦寐以求的高等学府——成都理工大学(原成都地质学院)。我在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城市里,承受着生活等各方面的压力,尤其是语言上的障碍,使我喘不过气来。但是,我没有退缩,对知识的渴望使我坚持下了四年的学习。我还对古色古香的成都有了更多的依恋,她也接纳了我对真理的追求。1978年毕业后,我毅然回到了拉萨,走上了地质勘探与研究的工作岗位。此后的五年里,我凭借吃苦耐劳和实干的精神获得了外出深造的机会,再次有机会来到成都。随后几年的艰苦野外实践为我日后的地质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86年我又被派往北京学习英语,1987年到意大利比萨国际地热学院专门学习地质勘测技术,随后又到美国加州大学劳伦斯国家实验室学习地热资源评价及热水矿床的形成机制。这一路走来,强化了我的研究及勘查技术能力,也使我的综合能力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就在我准备离开美国时,美国专家提出了一系列优越条件一再挽留。而我一心想对中国地质做出贡献,便婉言谢绝,对他们说:“我的根在家乡,青藏高原才是我从事地质科研最理想的地方。”

二、事业和奋斗
    在国外学习相关知识后,返回拉萨就全身心地投入到地质勘探工作中。我一直生活在物质极度紧缺的环境中,虽然条件简陋一点,但我明白搞科研不能讲条件。是啊,一张破旧的办公桌,一个堆满书的晃书架,除了这些,我还拥有什么?然而我根本不在乎这些,只是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对知识的渴望和对真理的追求上,积极从事地热、矿产、水文、工程、环境地质勘察及科研工作。我曾参加完成西藏羊八井热田浅层热储资源勘察及评价工作,负责实施羊八井热田深部高温资源评价,提交110MW发电装机容量,主持完成羊八井热田深部高温资源开发性勘察项目,负责实施完成的热田深井ZK4001孔,单井发电潜力达12.58MW,是目前我国第一口地热高产井;主持完成的该热田深部高温热储形成机制研究,填补了我国高温地热成因机制领域的空白,建立了西藏羊八井高温地热系统形成及热流体运移的新理论,确定了大陆非火山型高温热田新类型;参加完成了西藏重点地热田含铯硅华地质调查,参加编写《新型水热成矿——西藏铯硅华》论著。近年来,负责开展西藏西部贵金属矿产的找矿工作,在沙金找矿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并在岩金找矿上发现重要线索,为下一步以热泉型岩金矿找矿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羊八井地热田是我国最大的地热田,在国际上享有盛誉。但是,20世纪七八十年代,勘探研究工作还局限于羊八井盆地内的浅层热储。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内外专家开始对西藏拉萨市当雄县境内的羊八井地热储量进行论证。面对大部分专家提出的羊八井不能打深井的观点,我力排众议,果断地提出,羊八井不仅有可供开采的高温流体存在,而且储量极大,可以打深井。

    1996年我负责羊八井高温深井技术工作。开始不久,在ZK4001深井施工过程中,遇到了特大井喷、深层热储温度高、地层极易破碎、深部特大井漏等前所未有的技术难题。因为地层破碎,内含高温水和气,再三导致钻头卡壳。但为了稳定工人们的士气和继续开展工作,我以严谨的科学态度,对地质构造进行了反复分析和研究,并运用在国外学到的地热勘查先进技术和工作经验,结合具体地质条件,进行了现场技术指导和地质特征分析解释,对所出现的问题及时提出正确的解决办法和对策。经过大量细致准确的研究和不分昼夜查找资料攻克难关,终于成功地解决了这一技术难题。但是,生活总爱和我开恶意的玩笑,打井打到一千多米的时候,循环平衡作用的泥浆全部漏水,这一危险的征兆如何消除?经过苦思冥想我提出用冷水压。当时大多数人对此质疑,面对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我仍然坚信自己最初的判断没有错。我向工人们解释清楚了技术上的问题,消除疑虑后的大家又返回了各自的工作岗位。这口深井在打到将近1500米时终于打通了。停工后,施工现场没有了往日的喧哗,更多的是工人们心跳声和关注的眼神。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喷出液体的高度却不见加增,工人们显得异常浮躁,而我却选择了坚持等待。当时我就站在那个山坡上,从上午到下午三四点,就坐在那儿看它怎么变化。几个小时以后,大量的石头喷得越来越高,大概有八九百米的半径范围,从羊八井那个沟里传来很大的声音。石头的迸发声与工人们的欢呼雀跃响彻宽广的雪域高原,震撼着所有的藏族儿女,举世瞩目。


最新更新

热点排行

最新图书